洛带平叛记

  洛带平叛记 1950年4月,刚刚成立3个月的四川省简阳县人民政府,便遭遇了震惊全川的三·三土匪大暴动。这是一场发生在农历三月初三的由国民党潜逃军官和特务分子勾结地方反动武装进行的暴乱,目的是推翻新生的人民政权。顷刻间,简阳境内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大批解放军、征粮队员和农民群众被土匪残酷杀害……此文记叙的,仅是此次复辟与反复辟斗争中的一个片断。1950年4月14日,简阳县洛带区(1976年后划归成都市龙泉驿区)所辖各乡,突然枪声大作。这一天,以国民党潜逃军官马烈为首的川康人民反共救国军发动了蓄谋已久的武装暴乱。战斗最惨烈的当数黄土场乡公所。驻守洛带区公所的中国人民解放军87团5连,紧急前往救援。土匪将起事地点选在黄土场,是经过精心策划的。他们的真正目标是位于甄子场的洛带区公所。土匪们侦测到区公所驻地有一个连的解放军守卫,遂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在黄土场疯狂抢劫公粮、杀害征粮队员,企图将区公所驻地的解放军引开。5连离开后,守卫区公所的解放军只剩下一个炊事班。这时的甄子场,表面上一派平和,没有任何异动,但在87团副政委孙毓广眼里,却是杀气重重、危机四伏。他迅速拿起电话,向简阳县委请求派兵增援。县委书记杜子云回答说:县里已经暂时无兵可派,你们必须严防死守。孙毓广当时并不知道,简阳全境均发生了土匪暴动。养马、贾家、三星和禾丰的形势更加危急。驻守县城的解放军,名义上为一个团(87团),实际上只有一个营,其余两个营分别驻扎在资阳和遂宁等地。孙毓广放下电话,心情十分沉重,在屋子里来回踱步,随后他立即吩咐秘书吴恰义:你马上组织炊事班的战士登上炮楼,随时提高警惕,以防土匪来犯。最令孙毓广不安的,并不是即将面临的外地土匪进犯,而是如何稳住现任镇长刘惠安。刘在洛带素有土皇帝之称,拥有一支数量庞大的私人武装,其中还有一个配备了美式装备的武装中队。新中国成立后,刘惠安伪装积极,人民政府从维护当地治安考虑,让他出任镇长。不久,又委任他为剿匪总司令。刘表面上与新政府配合,暗里却与国民党军、警、特勾结。当抗拒新政府征粮和扫除毒品的一些地主分子被处决后,刘惠安预感形势不妙,便加紧与马烈等人勾结,策划发动武装暴乱。孙毓广决定先试探一下刘惠安。他派一名战士去刘公馆,请刘司令过来商议剿匪对策。孙毓广想,刘惠安若不来,就说明他心里有鬼。解放军战士来到刘公馆门口,传达了孙毓广副政委的口信。没想到刘惠安竟然欣然应邀,而且是只身一人来到区公所。孙毓安迎上前去说:对不起,事情紧急,打扰刘司令了。刘惠安上前两步握住孙毓广的手笑着说:孙政委有令,我刘某怎敢怠慢?说罢,朝四下里扫视一眼,故作惊诧状:咋的了?战士们呢?孙毓广说:黄土场那边土匪太多,乡征粮队顶不住,我把5连派去增援了。刘惠安才不信呢,孙毓广非常精明,他早有耳闻。孙毓广走到窗口,望着街面说:走,我们上炮楼去看看。刘惠安喜出望外,他正想探探区公所内的虚实。秘书吴恰义见孙政委要带刘惠安到各处走动,担心内部实情被刘惠安掌握,就不停地给孙政委递眼色。孙毓广不理他,径直在前头领路。这区公所原是刘惠安的老宅,解放军一来,刘惠安主动让出来,以表达他对新政权的支持。刘惠安走了一圈,发现区公所没几个人,心里一乐,脚底下也轻快了许多,看来孙毓广真是无兵可用了。穿过后花园,他们向20米开外的炮楼走去。炮楼共4层,砖石结构,每层楼都有射击孔,可以用机枪控制进出甄子场所有的路口。孙毓广一边登台阶一边夸赞道:刘司令这炮楼修得真是坚固,比我见过的任何炮楼都牢固。刘惠安一边点头敷衍,一边默记战士人数及弹药数量。两人边走边议论抗击土匪来犯之事,刘惠安表面上装作无事,内心还是担心被扣押。他试探地问孙毓广:当前,做好抗击土匪的准备尤为重要,我担心久留这里,万一土匪来犯,联防队无人指挥。孙毓广正准备让刘惠安回去,一直紧紧跟在刘惠安身后的吴恰义见政委毫无戒备,心里非常着急,又见政委没有扣留刘惠安的意思,便谎称有紧急军情,要单独向孙毓广汇报。两个人来到一僻静处,吴恰义口一开,孙毓广就明白他的意思,拍拍他的肩道:你想过没有,假若我们扣了他,他的联队就有了攻打区公所的借口,我们10多个人抵挡得住他那美式装备的武装中队吗?我们要设法稳住他,不让他提前动手,我们才有时间争取援兵赶到。孙毓广本是想试探一下刘惠安的态度,没想到这家伙胆量过人,竟敢只身前来。刘惠安的目的也是想麻痹孙毓广,让他放松警惕,同时借机窥探区公所里的实虚。没想到孙毓广随机应变,假意对他十分信任,还把兵力部署也告诉他,也没有丝毫想扣留他的意思,刘惠安反而心里有些不安。刘惠安来之前,孙毓广已暗中派人赶往黄土场,通知5连火速撤回。刘惠安前脚刚出区公所,孙毓广就下令炊事班将没有让刘惠安看到的武器弹药搬出来,重新布置防御。刘惠安在回家的路上,脑海里闪出一个计谋。一回到家,就快步走进一间秘密议事的小客厅。手下一帮人见舵爷平安归来,个个如释重负,上前庆贺。刘惠安冷笑一声道:马上挑选10名联防队员,带上短枪,速往区公所。孙毓广这小子想试探我,我现在也要试探他一下。他不是兵力有限吗?我就给他派10个人去,协助他们防守。见手下一副茫然的样子,刘惠安解释道:孙毓广的人手少得可怜,我派人去,名曰帮他,实际上是做我的内应。对这个炭圆,他孙毓广一定会左右为难。收下吧,到了紧要关头这些人靠得住吗?不收吧,他又担心我会起疑心,动手端他的老窝,嘿嘿!10名联防队员很快被派往区公所。不多久,有人报告,说外面又有解放军求见。刘惠安放下茶盅,整了整长衫,嘴角上溢出一丝的微笑。解放军向刘惠安行了军礼,报告说:我奉孙政委之命,过来当面致谢。孙政委已将10名弟兄编入战斗小组。刘司令能在区公所人手紧缺的情况下,深明大义,派人协助守卫,说明刘司令不愧是有觉悟顾大局的地方贤达。刘惠安摆了摆手,推辞道:孙政委见外了吧。我本来就是剿匪司令,如今匪患不断,已是我的失职,孙政委不追究,刘某人已是感激涕零了。你回去告诉孙政委,区公所缺啥尽管开口,不管是粮食、人员还是武器,刘某定当竭尽全力支持。等解放军战士一走,刘惠安就来到一间秘室,拿出事先写好的电文,交与发报员,令他立即发出。夜幕降临,洛带甄子场死一般沉寂。刘惠安与手下聚集在一间灯光昏暗的小屋里。各地暴乱的情报正源源不断汇集到这里。刘惠安从自己的武装中队中抽调了数十名精干队员,组成敢死队,准备夜间从东西两侧强攻区公所。又调集500多名匪徒,穿上农民的衣服,兵分3路——一路夺取燃灯寺等制高点,一路攻打粮食仓库,另一路则埋伏在场外的麦地里,伏击从黄土场撤回来的解放军。刘惠安看了看手表,下达命令:晚上12点正,以信号弹为准,发起总攻。就在这时,手下押进来一个农民模样的人。此人瘦得像只猴,自称来送情报,说驻扎龙泉驿的一支解放军部队突然不知去向,估计是奔洛带来了,要刘舵爷做好防备。刘惠安大吃一惊。他之前得到情报,说龙泉驿的暴动也要在今晚打响,那里的政府不可能不防,怎么可能将解放军调走?兵不厌诈,刘惠安怀疑这是孙毓广施放的烟幕,目的是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刘惠安令人将这瘦汉捆绑起来,吊在梁上,然后用皮鞭一阵狠抽,逼他说出实情。其实,刘惠安有所不知,此人的确是龙泉驿过来送信的土匪。下午,当孙毓广向简阳县委请示派兵增援后不久,县委便将守护县城的一个连用汽车送到龙泉驿。由于龙泉驿到洛带跑不了汽车,解放军只好下车赶路。土匪看见后以为是驻守龙泉驿的解放军,于是赶来报信。瘦汉被打得皮开肉绽,仍矢口否认情报有假。正当众人将信将疑之时,又有人送来一封密信,是马烈写给刘惠安的,敦促他抓紧时间动手,攻下洛带后,迅速派兵增援龙泉驿。刘惠安读完信后,认定那瘦汉就是共产党的奸细,便下令将瘦汉拉出去用大刀砍死。攻击的时间到了,请舵爷下命令吧!军师催促道。刘惠安正要下令,一个派去打伏击的小头目突然赶回来报告,说87团5连提前从黄土场撤了回来。解放军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撤回来了?你们为啥子不开枪?刘惠安怒不可遏,冲那小头目狂吼。小头目只得小心翼翼地说:舵爷您命令过的,没见信号弹升空,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让你们埋伏在麦地里做啥?就是打伏击嘛。解放军从你们眼皮子底下经过,你们却一枪不发,都是些饭桶!刘惠安越发愤怒。军师赶忙献计道:一个连的解放军撤回来没什么要紧的,我们的兵力仍远远多于他们,加上我们地熟人熟,又是夜间作战,胜算仍有八成。刘惠安命令道:发信号弹!军师虽然力主开战,但据他追随刘惠安多年的经验,料舵爷会改变原来的方案,推迟起事的时间,因为刘惠安不会做没有绝对把握的事。然而军师并不知道,1小时前,刘惠安已亲手拟了一份电文,提前发往台湾邀功。半小时后,台湾潜伏于云南的秘密电台,便向东南亚地区播出了一篇通稿:我军已攻克成都东郊甄子场,消灭共匪区政府,生俘共匪区长王德盛等人……牛皮吹出去了,刘惠安不得不拼死一搏。这场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土匪们高举火把,喊声震天,一次次逼近区公所,都被解放军击退。刘惠安望着区公所方向,愁眉不展。忽报派去做内应的队员们负伤逃了回来。那些先前还威风凛凛的队员们,个个灰头土脸,满身血污。他们提着盒子枪,垂头丧气,鱼贯而入。刘惠安觉得有些诧异,正欲开口询问,突然被人用手枪抵住了后背。原来,这群人是解放军伪装的。当匪徒们发现上当时为时已晚,几只手枪都对准他们。其中一个解放军战士将外套一脱,露出绑在腰间的数枚手榴弹!匪徒们只好乖乖地举手投降……刘惠安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机关算尽,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据说他被政府处决时,还在为那封提前发出的电报后悔不已……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洛带平叛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