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沈璞智斗拓跋焘

  第173章 沈璞智斗拓跋焘南北朝对峙局面形成之后,双方虎视眈眈,均想吞并对方。 公元450年春,战斗开始迅速升级。魏帝拓跋焘亲自率军10万进攻宋朝悬瓠城(今河南省上蔡县),围攻一个多月没有成功,只得退兵。 夏季,宋军对北魏展开报复性进攻。时值雨季,拓跋焘躲在城内,不肯出门应战。双方的拉锯战一直持续到冬季,才最终有了结果。 拓跋焘在这一年冬季,亲率百万大军大举侵宋,其势锐不可挡。宋军节节败退,北魏军所到之处,一片刀光火海,生灵涂炭。许多宋朝臣民死于无辜,而朝中无将,无力抵抗。眼看难以支撑下去,义隆皇帝无奈,只得派侍中田奇带上美酒、珍宝前去求和。田奇来到拓跋焘大帐之中,只见拓跋焘正专心致志地逗孙子:“乖孙子,听话,爷爷将宋朝皇帝的狗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田奇闻听,强忍心中愤怒道:“大王,你率北魏军士屡犯大宋,致使我宋朝军民生灵涂炭,为使天下黎民安居乐土,免受战乱之苦,我大宋国皇帝特派我向你表示讲和之意,还乞你应允。”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拓跋焘可不管你话说得好坏,总而言之,你是求和来了,求和就相当于投降,还有什么好听不好听之分?不慌不忙傲慢地说道:“求和?不就是投降嘛!”说着抱起小孙子,眼珠转了转接着说道:“求和可以。不过,必须要你们皇帝的女儿嫁给我这孙子当媳妇……”田奇快马回到都城建康,向宋帝义隆说明情况。义隆皇帝沉默不语,一时大殿之上寂静无声,许多人已是被北魏军吓怕了,但要把皇帝女儿嫁给胡人也觉得未免太受污辱,所以谁还敢吱声?正在此时,忽一人出班喊道:“皇上,臣愿拼死与魏军一决雌雄!想我堂堂大宋王朝,岂能受小小胡人如此侮辱?!”义隆皇帝一看,正是吏部尚书江湛,不由微微点头。但还未等他开口,旁边的皇太子劭一把抓住江湛的衣襟骂道:“老古董,我看还是把你女儿送给胡人当老婆吧,免得你把胡人引入京城!”义隆皇帝忙厉声喝止太子,皇太子的话倒突然使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第二天,义隆皇帝就选了一名漂亮迷人的宫女代替公主送给拓跋焘。拓跋焘一见不知真假,又见那女孩长得国色天香,非常高兴。色心大起,留下自己享用,尔后立即退兵。 魏军退兵途经盱眙,闻听城内盛产美酒,还屯积大量粮草,拓跋焘便想顺手牵羊,小捞一把。于是派人送信给盱眙城内太守沈璞,命他将粮草全献给魏军,外加美酒一桶,否则杀进城去,鸡犬不留。 很快,沈璞就派人送来一大桶美酒,并且说粮草明天就派车运来。拓跋焘闻听大喜,忙召来全部将领品尝美酒。待人揭开桶盖,就闻见一股腥骚之气,众将都纷纷掩住鼻子。拓跋焘也起了疑心,命一名军士先品尝了一口,军士刚喝进去又一口吐了出来。并大叫:“皇上,这,这不是美酒,是马尿!”拓跋焘见沈璞如此戏弄自己,气得破口大骂,第二天便率大军包围了盱眙城,并发誓要踏平此城。盱眙城上,沈璞亲自督战三军,见拓跋焘大军前来,并不畏惧。拓跋焘在城外叫阵,沈璞看得真切,举手射出一箭,正射中拓跋焘的头盔,拓跋焘吓得一缩脖子,恼羞成怒,下令攻城。沈璞早有准备,一声令下,城上顿时飞箭如蝗,魏军八次进攻,均遭失败,看着城下堆积如山的魏军尸体,拓跋焘只得收兵回营。次日,拓跋焘身骑战马,得意洋洋又来到盱眙城下,他不下令攻城,却命人向城上射出一箭,箭上绑着一封信。沈璞接到信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沈璞小儿你今日尽可以开弓放箭,射向军士。这些军士非我鲜卑人,而是胡人、丁零和羌人,射死他们,对我无害反而有益……”沈璞看完信,冷笑一声,找了一个嗓门大的士兵,向拓跋焘的军士宣读此信。顿时,魏军一片哗然,议论纷纷,拓跋焘写信本来是想气气沈璞,不料弄巧成拙。见三军大乱,气得旋着马在原地兜圈子。 沈璞见状,又立时修书一封,命人射下城去。信中大意是:城中确实盛产美酒,但这美酒只给人喝,你枉自为人,只能算畜牲,所以以尿代酒,送给你喝;城中确实存有粮草,贵军如用,倒是可以,但需以一颗人头换一粒粮食,你贵为国君,特殊优待,你的人头可换一石粮食,何如?拓跋焘一见大怒,喝令三军攻城。但是今天来的军兵果真大部分都是胡人、丁零、羌族等其他族人,他们刚才听见沈璞读了拓跋焘的信,伤心之余又都义愤填膺,哪里还会给他卖命。无论拓跋焘怎样命令攻城,他们就是不动。拓跋焘更加气昏了头,命令鲜卑族士兵杀戮了几个外族军士,这下可热闹了。那些外族军士正无处泄火,此刻见状,立即动手,与鲜卑族军兵拼起命来。拓跋焘无法控制,只得鸣锣收兵,士兵们这才逐渐停止厮杀,撤回大营。拓跋焘自知理亏,也不深究。但是拓跋焘岂能咽下这口气?次日清晨又来攻城,而且还让士兵抬着一张上面排满刀尖的铁床,对着城上的沈璞喊:“沈璞小儿,休得猖狂,待我攻破城后,就让你尝尝这‘石刃穿心’的滋味!”沈璞见了略一思忖,便命人将一黑漆棺材抬上城楼,冲拓跋焘道:“拓跋大王,此乃家奴重病而为其所备之物,不过闻听大王来此之前无暇备得此物,而我夜观天象,知你必死于我家奴之前。唉,我就发发善心,借你先用。不知这棺材大小欲盛你和幼孙是否可以?”拓跋焘气得哇哇乱叫,下死命令攻城。谁知魏军向前一冲,城上便兜头盖脸地泼下一盆盆滚烫的开水和豆油。魏军哪见过这个?纷纷哭爹喊娘地向后退。但他们仗着人多,退下一批,又冲上一批。城上沈璞也不示弱,让士兵泼完油和开水,又投下用石灰和硫磺制成的霹雳炮,炸死许多魏军。攻城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魏军人多,粮草供应不上,很快就达到每天只能吃一顿的地步。 此时不用说攻城,就连走路都摇摇晃晃。而沈璞军士个个神采奕奕,显然城内确实粮草丰足。一日,宋军忽然从城上扔出数千个小布袋。魏军不知何物,纷纷跑去看,发现里面是炒好的黄豆。他们都饿极了,也不多想,都争抢着往嘴里填,可是吃下去不久,便口鼻流血而死。原来袋中黄豆都是浸过毒药的。拓跋焘见状,又恨又怕,也不敢再战,只好收兵返回都城平城。 在盱眙城大败而归,拓跋焘心绪不佳,偏偏又有奸人从中挑唆。中常侍(侍从皇帝,传达命令的官)宗爱向他密报:仲尼道盛与太子过从甚密,谋篡位之事。拓跋焘闻听大怒,不问青红皂白,便将仲尼道盛杀了。太子闻听,知道受了小人陷害,但却无可奈何,又怕父皇降罪,胆颤心惊,最后竟饮鸠自杀了。宗爱本与仲尼道盛有仇,想害死他。没想到太子也跟着死了,心里害怕,又听说太子留下了遗书,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巧,拓跋焘自战败以来终日饮酒,这一日又醉倒在龙榻之上。宗爱夜里悄悄溜进皇宫,见四周无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拓跋焘给掐死了。可怜这位曾威震四方的皇帝,死都不知自己是怎么死的。杀了拓跋焘,宗爱立他的小儿子拓跋余为皇帝,改元永平。他知道此子最好吃喝玩乐,不干正事,这样,就能把朝政大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但是他把持朝纲,引起了许多大臣的不满。而且拓跋余发现宗爱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非常生气,便与一些大臣商议杀掉宗爱,不过消息走露,倒让宗爱给杀了。但是宗爱也没风光多久,就被刘尼、贺源、陆立、长孙渴侯密谋给杀了。除掉了这个弑君篡国的宗爱,众朝臣拥立拓跋焘的孙子拓跋浚为帝,是年13岁,改年号为兴安元年(公元452年)。

   更多中华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73章 沈璞智斗拓跋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