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的孕妇选拔大赛

  魏忠贤的孕妇选拔大赛

  一、孕妇成了“香饽饽”

  明朝天启七年夏,京畿各县均接到一道令人啼笑皆非的圣旨。圣旨的大意如下:为了庆贺皇上老毛病好转,同时为了褒奖民妇生育之功,特令各县分别挑选出身怀六甲的孕妇五名,送到香河县参加“孕妇选拔”,优胜者将获“头名孕妇”封号及百金奖赏。

  原来,两年前的端午节,天启帝在乳母客氏和九千岁魏忠贤的陪同下,到宫中西苑泛舟游玩,却不慎失足落水,从此落下病根。前不久,尚书霍维华进献了一种名叫“灵露饮”的仙药,皇帝服用后病情果然大为好转,于是龙颜大悦,才有了这道圣旨。

  事情虽然荒唐,可对各县官员来说,却无异是个表功谄媚的好机会。于是,各县马上行动起来,在辖境内寻找孕妇。一时间,大腹便便的孕妇成了抢手的“香饽饽”。既然是孕妇参加选拔,相貌自然很重要,但是既要身怀六甲,还要出众迷人,还真不容易办到。虽然困难,但各县官员还是如期凑足了人数,紧急送往香河县参选。

  与此同时,香河县县令白春成也忙碌起来。他一方面要接待京城派来的选拔官,一方面还要着手安顿各县送来的孕妇,忙得手忙脚乱。

  五天之后,各县参加候选的孕妇们相继都送到了,合计有将近百多名。白春成将她们安顿在驿馆安顿休息,等候次日的第一轮“海选”。一切准备就绪,他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中。

  白春成已年过不惑,膝下却尚无一男半女。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为此愁白了头发,一面到处求医问药,一面四处烧香拜佛,希望能结下善果,了却这桩心愿。年前,他又纳了第三房小妾——一个名叫婉清的秀丽女子。可喜的是,这个婉清居然很快就有了身孕,此时也正好身怀六甲。这令他非常高兴,然而婉清因为身体娇弱,孕况并不稳定,他不敢掉以轻心,专门请来两名经验丰富的孕婆,负责照料婉清的饮食起居。除此之外,无论他每天公务多么繁忙,都要抽空去看看婉清。

  白春成来到后堂,详细询问过孕婆,得知婉清一天的状况良好,他这才放下心来,挥手屏退孕婆,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贴在婉清的肚皮上听胎动。

  不料,婉清却噘着嘴,唉声叹气不止。白春成不知何故,连忙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孕婆怠慢了。婉清板着脸,气鼓鼓地说:“大人,我也是孕妇,你为什么不让我参加那孕妇选拔?”

  原来,婉清听说朝廷举办孕妇选拔,思忖以自己的条件去参选,肯定能够取胜,所以就想去试一试。她倒不是想要那百金奖赏,而是想得到皇上亲口御封的“头名孕女”封号。 .白春成一听,脸色登时寒了下来,斥责道:“胡闹!我好歹也是一县之尊,怎么能让妻妾抛头露面去参加此有悖伦常的选拔!”

  婉清见白春成不允许,顿时闹将起来。正闹得不可开交,突然前面的公堂外传来一阵击鼓声。

  白春成顾不得理会婉清,匆匆来到公堂,这才知道出事了。原来,一名候选孕妇经受不起连日的舟车颠簸,导致胎死腹中,孕妇本人也因为大出血而一命呜呼!这些孕妇来参选,本就是官家强逼,并非自愿,如今一尸两命,陪同的家属不干了,遂来击鼓喊冤,要官府给个说法。更糟的是,其他的孕妇见出现这种情况,都纷纷闹着要回家。

  面对这乱糟糟的场面,白春成的头都大了,本想以官威镇住闹事家属,但转念一想却又心生不忍,便长叹一声,答应由官府厚葬死难孕妇,并抚恤白银百两,这才止住孕妇家属的怒气,将事情平息下来。

  二、别开生面的选拔

  白春成命令下去,立即派人延请全县有妇产经验的名医到驿馆住下,以应对候选孕妇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至于候选孕妇的住宿、饮食等事宜,各相关人等也不可马虎,务必杜绝不测发生。

  交待完这些琐繁事务,白春成感到又累又乏。他回到寝房,刚想休息一下,不料婉清却又闯了进来,闹着非要参加选拔不可。白春成不胜其烦,见她意志坚定,只好长叹一声,答应下来。婉清这才破涕为笑,高兴地道:“大人,你就看好了,那头名孕女封号肯定非我莫属!”

  第二天,孕妇选拔赛正始开始,主持选拔的是朝廷派来的一名姓郭的公公。与朝廷历来挑选秀女的程序差不多,这第一轮选拔主要是观看参选孕妇的外貌。孕妇们按照排序,依次慢慢从郭公公面前走过去,由他目测决定去留。

  这些裹着小脚、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走起路来非常艰难,显得十分滑稽好笑。白春成看得直想乐,但看郭公公绷着一张老脸,他哪里敢笑得出来。

  郭公公比较严苛,第一轮下来就淘汰了十分之六七,将近百名孕妇不多时便只剩下不到四十人。当然,容貌过人的婉清毫无悬念地过了这一关。

  接下来的一关比较奇怪,由郭公公带来的两名老太医上场,一一为每位孕妇把脉。两名太医细细把完脉,又低声商议一番后,才做出去留决定。眼看一连淘汰了好几人,白春成的一颗心不禁悬了起来。虽然他一开始反对婉清参加选拔,但既然已经参加,如果中途被淘汰掉,日后传出去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一直忙活到日落,第二轮选拔才告结束。期间又发生了一些小意外,有几个孕妇因体力不支,加上天气炎热而当场昏厥,甚至有个孕妇因不堪折腾而提前把婴儿生了下来……白春成实在看不过去,斗胆向郭公公提议暂缓选拔,让孕妇们休息休息,然而却被郭公公毫不留情地喝斥了一顿,吓得他不敢再吱声。

  第二轮又淘汰掉了十之六七,只剩下九名孕妇,好在婉清仍在九名之内。接下来便是最后一轮选拔,九名孕妇依次进入一间封闭的内室,据说是要脱光衣服,由郭公公和两名经验丰富的老宫女验其肚皮的大小和形状,最后决定出优胜者。为了避嫌,这一轮挑选时,白春成等地方官员都被打发回家了。想到婉清要脱光了给不男不女的郭公公看身子,白春成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直折腾到晚上,选拔结果总算是出来了:婉清和另外五名孕妇胜出。听到婉清入选的消息,白春成喜出望外。兴奋劲过后,他差家人白喜去驿馆接婉清回家,打算为其设宴庆贺。不料,白喜很快就回来了,说是优胜出的孕妇现在不能回家,她们将被送往京城面圣,由皇上钦定名次,而家属一律不得随行。

  这怎么行呢?白春成急了,香河距离京城百里之遥,婉清的身子骨又弱,如何禁受得住一路上的舟车劳顿?他越想越后悔,连忙赶往驿馆求见郭公公,希望郭公公能通融一下,用别的孕妇替换下婉清。然而,他却被护卫挡在驿馆外——郭公公拒绝见任何人!

  白春成死磨活缠,却怎么也见不到郭公公的面,只好怏怏回到家中,另想他法。不料,没等他再想出挽回的办法,次日天还没亮,郭公公就带着几名孕妇离开了香河县。

  望着远去的郭公公等人,白春成心里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仰天长叹一声,瘫软在地。

  三、还我妻儿命来

  几天过去了,白春成没有等到婉清载誉归来,却等来一个噩耗:三甲孕妇婉清因为身体太过虚弱,不幸于日前病亡,由于天气炎热,尸体己就地下葬。听到这个消息,白春成如闻晴天霹雳,悲呼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白春成越想越觉得婉清之死透着蹊跷,于是便拖着病体,带上白喜来到京城,想弄清事情的真相。京城虽然高官云集,可他一介小小的县令,求人都找不着门路。偌大的京城,他两眼一抹黑,能到哪里去打听呢?

  白春成一时间气急攻心,病情愈发严重起来,在客栈卧床不起。他冥思苦想,总算想起有个叫孙遂宁的小京官过去跟他有几分交情,便让白喜拿着自己的名帖去拜见,央求对方帮他打听。

  白喜兴冲冲地去了,却迟迟未归。直到掌灯时分,白喜才带着满身伤踉踉跄跄地回来了。说是他倒是见到了那个孙遂宁,可孙遂宁却声称根本没有听说过有孕妇选拔这回事。他离开孙家没走多远,突然有几个身穿官差服饰的人冲过来,不由分说,将他揪住,劈头盖脸地一顿暴打,末了还让他转告白春成,马上离开京城,否则小命难保。

  白春成听了,久久不语,突然张口喷出一股鲜血来。白喜吓呆了,连忙去请大夫,可是他前脚刚离开,白春成就疯疯癫癫地冲出了客栈……

  第二天,白春成失魂落魄地出现在京城长街上,带着一身难闻的污臭,见了官轿就冲过去阻拦,口中大叫“还我妻儿命来”,被拦轿的官员见他是个疯子,都不肯理会,命人将他强行拖到一边。

  白春成就这样折腾了一天,终于因为力气不支而昏倒在路旁。白喜闻讯赶来,哭着雇了辆马车,将奄奄一息的白春成送回客栈。经过大夫医治,白春成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但他的失心疯一时却无法医好,整天吵吵嚷嚷,见了生人就揪住人家,要人家还他妻儿的命,闹得整个客栈都不得安生。客栈主人实在忍无可忍,只好把他们赶了出来。

  白喜连投好几家客栈,可是人家一见他带着个失心疯病人,都不肯接纳。而白春成虽然得了失心疯,却执意还要继续留在京城寻找妻儿,无奈之下,白喜只好带他到一间破庙栖身。白天,主仆二人到城中乞食活命,顺便打听消息,晚上才回破庙睡觉。

  这天晚上,主仆二人回到破庙,却见庙门口倚靠着个披头散发的人。淡淡的月光下,那人身着一身白色的衣服,上面隐隐能看到大块的血迹。白喜惊讶得“啊”了一声,指着那人颤声问:“你是人还是鬼?”

  那人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声音细弱无力:“我……我是……”话没说完,人却一头栽倒。

  白喜愣了一愣,壮着胆子,打亮火折子一看,不禁大吃一惊:此人竟然是婉清!只是她脸色蜡黄,下身裙布尽碎,下体尚流血不止,显然是一路爬来的。看到婉清这副模样,白春成急得“哇哇”怪叫,却又束手无策。

  四、荒唐的闹剧真相

  白春成搂着婉清号啕大哭。过了一会儿,婉清竟然悠悠醒转过来,艰难地讲出了她这段时间的遭遇。

  原来,婉清和那几名孕妇被带回京城后,郭公公并没有送她们去面圣,而是把她们分开安置。婉清和另一名姓郑的孕妇被安排到一处豪华的府邸住下,日日供以美食,还派了几名丫环不离左右地伺候着她们。除此之外,每天还有仆妇定时来给她们查验孕况。她们发现府邸戒备森严,都担心起来,姓郑的孕妇来自小门小户,没见过大世面,整日忧思惶恐之下,竟然早产了,然而没等她把婴儿生下,就被小太监强行拖走了。这时,那个郭公公露面了,用难听的公鸭嗓对婉清说:“实不相瞒,挑选你们来是想借你们肚子里的孩儿一用,只要你们肯乖乖地听话,把孩儿生下,我保证你们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听了这话,婉清方知上当了,当场一口回绝。郭公公不阴不阳地冷笑一声,抛下一句“那就由不得你了”,转身就走了。

  从此,那些低眉顺目的丫环不见了,来了几个如狼似虎的恶妇,她稍不配合便会换来一顿打骂。婉清虽然性格倔强,但终究只是个弱女子,抗争不过,只能顺从,想着好歹能保住腹中胎儿的性命。

  不料,今天下午,郭公公突然带着两个小太监过来,不由分说,给她灌下一大碗汤药,然后把她强行塞上一辆封闭的马车。不大一会儿,她就感到肚痛难忍,下身也出血不止,这才方知刚才被灌下的是流胎药。胎儿被流了下来,她疼得死去活来,但更让她恐惧的是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果然,到了荒郊野外,马车停下了,那两个太监便开始挖坑,显然是要将她活埋。求生心切,她拼命向两个小太监哀求。她的哀求使两个小太监动了恻隐之心,他们商议一番,同意放她一条生路,还指引她来小庙暂避……

  听着婉清的讲述,白春成双目发怔,瞪着她空瘪的小腹,他全身颤抖不已。婉清出血不止,捱到半夜,还是死了。

  埋葬了婉清之后,白春成的失心疯似乎好了很多,居然提出要回家。就在他们回家的路上,天启帝驾崩,信王受命继承帝位,诏告天下。

  白春成回到香河县就辞了官,然后带着家眷回了家乡承德,归隐田园,过起了与世无争的生活。

  四个月之后,白春成家里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正是那个叫孙遂宁的小京官。原来,朝廷又出大事了:就在月内,新皇突然下令逮捕了一批九千岁魏忠贤的党羽,还一纸诏书,贬斥魏忠贤到凤阳守陵,旋即又下令将其逮治。

  魏忠贤见大势已去,惊惶之下,于赴凤阳的途中吊亡。新皇雷厉风行,处治了魏忠贤之后,立即开始着手清算朝中的“阉党”成员。孙遂宁由于和“阉党”有些瓜葛,恐慌不已,这才选择辞官出逃避祸。

  白春成二话没说,收留了孙遂宁,每日里对他热情款待,两人情谊日深。

  这天,两人正对坐饮酒谈天,孙遂宁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流泪道:“白兄,我对不起你,上次我没有将实情相告。其实,那所谓的孕妇选拔事件,正是魏忠贤一手策划的……”

  原来,天启帝服用了霍尚书的“灵露饮”后,病情只是缓了几日,便又加重了,大有随时宾天的迹象。

  魏忠贤眼见于此,心中着急起来,因为天启帝虽然前后共诞下三子,却俱都夭亡,他担心皇帝驾崩后,帝位旁落,自己会失势,于是就想到一个办法:和客氏合谋,到民间找几个身怀六甲的孕妇进宫冒充宫女,等到皇帝驾崩,就对外宣称皇帝留下了遗腹子。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扶持一个傀儡登上帝位,从而把大明江山牢牢掌控在手中。于是,这便有了那场“选拔孕妇”的闹剧,那后两轮所谓的“选拔”,就是一遍遍确认孕妇肚中怀的是否男胎。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魏忠贤的计划眼看就要成功,却还是出了变故,在张皇后的劝说下,天启帝终于决定留下遗诏,传位于亲弟弟信王。魏忠贤气恼之下,为了保守秘密,便下令将那几名孕妇全部流胎处死……

  孙遂宁讲完,白春成不禁大放悲声。其实,在听了婉清的讲述后,他就明白了一切。天子脚下,除了权势熏天的魏忠贤,还有谁能把那么荒唐的一件事做得滴水不漏?也正是如此,他才选择了辞官归隐……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魏忠贤的孕妇选拔大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