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洞的怪癖

  张之洞的怪癖

在晚清四大名臣中,张之洞(曾任山西巡抚、两广总督、湖广总督、两江总督、军机大臣等职,是洋务派主要代表人物)没有曾国藩那样走红,没有左宗棠那样牛气,也没有李鸿章那样位高权重。但令人称奇的是,在政局动荡、国势颓废、人心背离的晚清,他竟然一生都在升官,从未被贬,甚至没有受过任何处分,并最终成为慈禧临终的托孤重臣。在生活中,张之洞是一个非常奇特的人物,说他奇特,是指他有一些奇异的怪癖。张之洞升任山西巡抚后,每天凌晨一点半起床,凌晨三点办公,早上七点接见下级官员。但在以往,他的作息时间却是另外一种怪象:每天下午两点入睡,晚上十点起床办公。幕僚或下属有事,一般都在半夜前来谒见,谒见不了的,就要等到第二天早上。张之洞为什么这么作息呢?因为他是个十足的夜猫子,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是他特别兴奋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倍儿精神。在晚上,他要是和一个人谈得高兴,就会谈一整夜,从不在乎别人困不困。像巡抚、布政使、按察使这样的高级属官,一般都选在上午谒见他。这个时候,别人倍儿精神,他却犯困。常常是属官一边向他汇报工作,他一边趴在办公桌上打盹,然后鼾声大作。属官无语而又无奈,只好坐在大厅里等,这一等便是好几个小时,直等到他醒来。会见客人时,他也是这样,只要他困了,就不管客人的话有没有说完,而只顾自己呼呼大睡。客人不好打搅他,只好默然退出,改天再约。这些人跟张之洞耗不起,个别体弱多病的人甚至被他耗没了命。清流名将黄体芳的儿子黄绍箕(1854—1908,浙江瑞安人)是张之洞的门生,也是他的侄女婿。黄绍箕后来做了张之洞的幕僚,张之洞非常器重他,最喜欢在晚上找他聊天,常常揪住他一聊就是一整夜。黄绍箕体弱多病,根本熬不了夜。熬来熬去,竟一病不起,最后眼睛一闭不睁,死时年仅54岁。此外,在饮食习惯上,张之洞也有他独特的癖好。他最喜欢吃新鲜的水果、糕点和蜜饯等食物。他的办公桌上除了摆放文房四宝和文件档案外,还摆放了十多个盘子,这些盘子里放的都是各式各样的水果和零食。他想吃就吃,不分白天黑夜。每次进餐之前,他都要先吃水果,然后喝点好酒,最后再进主食。喝酒的时候,他不需要下酒菜,有各类水果就够了。张之洞吃饭的姿势也很特别,他不像我们正常人那样,屁股坐在椅子上,垂足而坐,而是喜欢蹲在椅子上,猫着腰,双手搭在桌子上进食。他的这个姿势很有可能不是跟人学的,而是跟猫学的,因为他特别喜欢养猫,他在卧室里养了几十只猫。这个史料来自张之万(张之洞兄)写给他亲弟张之京的一封信中——香涛饮食起居,无往不谬。性又喜畜猫,卧室中常有数十头,每亲自饲之食。猫有时遗矢(古同屎)于书上,辄自取手帕拭净,不以为秽,且向左右侍者说:猫本无知,不可责怪,若人如此,则不可恕。这封信的意思是说,张之洞在卧室里养了几十只猫,而猫是特别能闹腾的动物,肯定闹翻天。因此,他的书报、文件上尽是猫屎,可他毫不介意,取出手帕擦擦也就没事了。张之洞除了有很多令人难以想象的怪癖外,也有一些非常搞笑的传闻。比如,他个子不高,长得不帅,很多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他接任湖广总督之初,就有一个商人画家拿他开涮。这个商人画了一幅题为三矮奇闻的水彩画,画上的三个矮子分别是张之洞和后来的湖北布政使瞿廷韶及巡警道冯绍祝。张之洞身材确实矮瘦,瞿廷韶也以瘦小著称,冯绍祝绰号冯矮子,这三个人组合在一起,真的称得上是三矮奇闻。这幅画展出后,引起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一时轰动武昌。张之洞得知后,只是呵呵一笑,然后吩咐僚属将那幅画买下了事,倒是那个商人画家惊呆了。还有一件事,也挺有意思。张之洞为官清廉是出了名的,他时常说这样一句话:一个人就是再穷,未必连二三十两银子都拿不出来。他的这句话,说得颇具讽刺意义,因为他经常有这样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令人拿皮箱到武昌维新当铺去典当。张之洞因此成了维新当铺的常客,而维新当铺也立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总督衙门的人拿皮箱来典当,每只箱子可当二百两银子,不管箱子里是什么东西,也不管箱子里有没有东西,只管按照箱子的数量付足银两就可以了。维新当铺之所以定下这样的规矩,是因为张之洞并不是真想当他的皮箱。只要手头有了银子,他就会把皮箱赎回去。就这样,他当当赎赎,赎赎当当,乐此不疲,而又非常搞笑。这在贪污腐败日趋严重的晚清官场来说,实在是一桩奇闻。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张之洞的怪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