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胡国

  东胡国

东胡系建立的所有政权

  

东胡,是中国春秋战国时期强盛一时的北方民族,因居匈奴以东而得名。它是中国东北部的古老游牧民族,是一个部落联盟,包括了当时族属相同而名号不一的大小部落。早在商代,就有东胡的活动记载。从有史记载以来,东胡一直是一个强大的部落,春秋战国时曾打败燕国,秦末,曾向匈奴进行敲诈、勒索。

  

东胡人起源之谜

  

东胡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之一,周秦两汉以至魏晋、南北朝时期活动在今内蒙古东部,在我国历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他们一面和草原上的各族不断互相融合,一面又不断迁入中原与汉族融合,最后都融入汉族之中。因此东胡实际上是汉族祖先的一个主要支系。

  

东胡之称最早出现在《逸周书》,有“东胡、黄罴(pí)”的记述。东胡与屠何、孤竹、令支等族当时是并存的。这些古老民族在战国以后都已经被燕所并。由此可见,这一记载不会晚于战国。《逸周书》中又说“正北有……匈奴……东胡……”,孔晁注解说:“东胡,东北夷”;又说匈奴、东胡是“北狄”的别名。《山海经》也说:“东胡在大泽东,夷人在东胡东。”大泽据考证是今天内蒙古的达来诺尔。东胡在大泽东,在今西拉木伦河流域,其中的夷人应为居住在今辽东一带的东夷。《管子》载:“(桓公)中救晋公,擒获王败胡貉(hé)、破屠何,而骑寇始服”其中胡貉应该指的是东胡。《史记》中记载:“晋公文初立,欲修霸业,……内迎周襄王,居于雒(luò)邑。当是之时,秦晋为强国,……而晋北有林胡、楼烦之戎,燕北有东胡、山戎。”这也应在春秋时期,因为春秋以后,山戎已经不见于史。

  

这些有关东胡的记载,都证明东胡是周代活动在近西拉木伦河流域的一个古族。东胡族何时建立国家文献中没有更多的记载可说明。但从《史记》提到燕将秦开曾在东胡做人质、及东胡以有王的记载,可推断出东胡在战国时就已经建立了国家,因此同时也形成了东胡民族。

  

关于东胡的起源,文献记载简略而且混乱。

  

唐代尹知章称:东胡的祖先是屠何族。但这个说法与《逸周书》、《管子》等书记载的东胡与屠何并列的史料是矛盾的。按书中的记载来看,东胡与屠何应该是曾同时存在的两族,屠何的活动范围在今天的辽西一带,东胡则在今天的东蒙古一带。屠何不可能是东胡的祖先。

  

有人则认为,春秋时的山戎是东胡的前身。到了战国时期,山戎改称为东胡。按这种说法,“东胡”这个名字之名最早应该是从战国时期开始出现的。但从《逸周书》的记载来看,东胡之称在周朝建立之初就已经出现,《山海经》也记载了东胡的出现,时间早于战国时期,《史记·匈奴列传》及《逸周书》更将东胡与山戎并列提及。因此,东胡与山戎也应改是并列的两族。山戎的活动范围在今天的大凌河流域上游,东胡则在今天的西拉木伦河流域。齐桓公大败山戎后,东胡一度南下,占领了原属于山戎的地盘。后来,由于受到战国七雄之一的燕国的攻击,东胡北退千里,又退回西拉木伦河流域。在这个时期,山戎族可能有部分融入了东胡,但不能说山戎就是东胡的祖先。

  

还有人说,东胡的祖先是土方民族。这个说法是近年才提出的。但土方的确切方位一时还难以定论,也没有更多足以证明土方是东胡之祖先的史料。

  

此外,有人认为东胡祖源与武庚建立“北殷”有关;有人则说东胡族人是商末周初箕子东赴朝鲜时留下的遗民;还有人提出东胡族系殷商之后裔。

  

相对而言,这些观点中,东胡族的祖先源自殷商氏族较为可信。

  

殷商部落以玄鸟为图腾,最初居住在燕山以北的蕃和砥石地区。蕃和砥石,就是老哈河、西拉木伦河流域,是殷商氏族兴起之地。而这个地域正是后来东胡族活动的地区。殷商部落从史料记载的第一位首领开始,一共经历了14代首领,期间迁徙了8次,到建立商朝的汤在位时,殷商部落定居在了今天的河南安阳。这之间的8次迁徙,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很有可能在殷商部落决定迁徙的时候,有一部分成员并没有离开。进入中原的殷商部落迅速被农耕文明同化,而留在故土的殷商遗民却还过着草原上的游牧生活,习俗没有多大改变。中原人再次遇见这些殷商遗民的时候,并不知道他们是殷商血脉,以为他们和匈奴、山戎等民族一样,是蛮族。匈奴当时自称为胡,东胡族因为居住在匈奴民族的东方,因此就被称之为东胡。

  

东胡族在商代初年就居住在商王朝正北,西周初年居住在周王朝的北方正东。春秋时期,东胡尚处于原始社会末期氏族部落的发展阶段。到了战国时期,东胡又从晋、燕之北向东、向南扩张,势力所及已达燕的北部及其东北的广阔地域,即今北京市密云县以北的滦河中上游、辽河上游的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流域,包括今天的黑龙江、吉林、辽宁的西部以及内蒙古东部的部分地区。

  

东胡人崇尚自然,崇拜日月、星辰、水、火等自然万物,以熊,虎、鹿、狼等动物为图腾。在游牧生活和祭祀活动中,东胡人创造出了以“旋转”为主要动作的舞蹈体系,这种舞蹈一直被后人称作“胡旋”。东胡人还善长制作烤制食品,特别是“烤肉”“烤饼”等食品,一直流传至今。现代烧饼就是由东胡人善长烤制的“胡饼”演变发展而来的。

  

由于主体是游牧民族,狩猎、放牧的生活使东胡人民风剽悍,崇尚武力和战争,经常通过战争掠抢财富和奴隶。虽然比中原文明的发展迟缓了一些,但在战国前期,东胡人就掌握了高超的青铜冶炼技术。东胡人铸造的铜剑、铜镞、铜刀、铜戈、铜盔,不但有很高的工艺价值,而且非常锋利实用,特别是铜制双侧曲刃青铜短剑和长剑,堪称当时的战争利器。尤其是东胡人的牛角弓,由硕大的牛角和牛筋、鹿筋制造,既短小,又强硬有力,杀伤力极强,配以用雕翎、红柳杆、青铜箭头制成的羽箭,轻便灵活,非常适用。这种角弓羽箭,一直到唐、宋时期都是较为先进的武器之一。《战国策》中记载的齐国民谣,形容东胡人的形象说:“大冠若箕,修剑过颐”。可见,当时东胡人的帽子很大,像个簸箕,使用的青铜剑,竖在地上长度可以顶到下颏。当时,东胡人带着这种可以遮风挡雨的箕形大帽,骑着高头大马,手挥长剑,腰悬牛角制成的短弓,经常袭击燕、赵、齐等国。向中原人展示了他们的骑兵和骑兵战术。强悍的兵种和有效的战术立即被中原人学习、推广,灵活的马战就这样取代了笨拙的车战。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东胡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