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得到人类最大的赞扬和感谢

  第203章 得到人类最大的赞扬和感谢让我们看这样一段话,他是不是出自品德高尚的人之口: “一个只寻觅那些强暴的征服,一个只是想方设法地维护人道。后者把人类的生命放在一切的胜利之上。前者却为个人的欲望而牺牲千千万万的生命。以我们为工具的定律竟要在屠杀场中医治那战争定律的流血伤口。我们用消毒的方法做成的那些绷带能够救活成千上万的伤兵。究竟哪一个定律能够克服另一个定律呢?这只有上帝知道。但是,我们所能保证的是:法国的科学一定要顺着人道的定律,努力去扩大生命的界限。” 说这段话的人就是——巴斯德,一个令人尊敬的人。 巴斯德是法国杰出的化学家和生物学家,也是微生物学的伟大创立者。 谈到巴斯德,我们先讲一个故事。这是巴斯德最辉煌的工作——征服狂犬病。 狂犬病又称“恐水症”。人要是被带有狂犬病病毒的动物抓伤,病毒就会进入人体,死亡率几乎高达百分之百。 即使是现在科学昌明的时代,因狂犬病发而死的人比以前大大减少,但也还有不小心或不能避免而遭到“狂犬”咬伤的人病发而死的。狂犬病不仅仅在狗身上可以携带,在一些其他家禽家畜或兔子等类动物身上也可以发作并传染。 在19世纪下半叶中期,1880年前后,法国一些地区开始出现传染病,人们调查发现是狂犬病流行。 巴斯德焦急地研究着。 他一直认为,狂犬病是由于细菌所致,于是,他取来疯狗的血液在显微镜下观察,结果发现,什么异常都没有,和健康的狗一样。其实现在我们知道,狂犬病是病毒所致,病毒比病菌要小得多,一般的显微镜根本就观察不到。 然而这一切巴斯德在当时是不知道的,所以他不能培养细菌。那怎样取得疫苗呢? 巴斯德想了很多办法。 他把疯狗的脑髓干燥起来,使病毒变得活动迟钝,毒性减弱,然后他将这些弱性的病毒注射到动物体内,观察反应。结果在动物体内产生了抗体。这种方法就是免疫。 也就是说,把活动性很微弱的疫苗注入生物体内,激发生物体产生抗病毒作用,从而挽救生命。 但是狂犬病不是病菌,无法培养疫苗,而干燥疯犬脑髓的办法很不可靠。巴斯德经过研究,发明了活体培养法。 他把狂犬病的毒液注射入兔子的脑膜,当一只兔子死了以后,再提取出来脊髓,接种到另一只兔子的脑膜。这样经过很多次,狂犬病毒毒性变得很微弱。 因为被咬伤的狂犬病患者一般不是当时发作,而是有潜伏期。通常是一或两个月,所以这时候打入狂犬疫苗,就可能挽救一个人的生命。 利用活体培养法,疫苗终于成功了,但是还没有真正用在人身上。 谁来做这个既危险又幸运的人呢? 1885年7月6日,一位母亲抱着一个小男孩到处求医。她每到一家诊所,医生们就摇头叹息。 这位母亲急得伤心落泪:“我的孩子刚刚9岁,他还小呀,上帝啊,救救他吧”,边说边呜呜地哭着,十分可怜。 再看这个男孩,他的身上有好几处伤痕。小男孩由于惊吓和伤痕,伏在妈妈的怀里浑然不觉。原来,不知那里来的野狗,把可怜孩子扑倒在地,男孩越挣扎,狗越咬得厉害,等到母亲赶来,惨剧已经酿成。 一个医生见到这个惨景,轻声安慰说:“还有点办法,但实在没有太大希望,你去请巴斯德先生看一看吧。” 痛不欲生的母亲一听,怀着一线希望来到了巴斯德诊所。她说:“教授,请您想一想所有可能的办法吧,求求您了!”巴斯德是一位仁慈善良的医生,他既不愿见死不救,又不能治病反而害了人。他说:“请您听好,情况是这样的,我这个实验从来没在人身上试过。” 男孩的母亲一听,顿生希望:“教授,请您立即实验吧,我知道事情的危险,我可以做好最坏的准备。” 就这样,巴斯德用试制出来的毒性十分微弱的疫苗为小男孩注射了人类史上第一支满含希望的预防针。这是第一次在人的身上运用啊! 这样还不够,巴斯德逐渐加大毒性。我们前面已经说过,免疫的原理就是这样,其实是注射进人体经过处理的病毒,这种病菌或病毒进入人体后,激发起人的抵抗能力,这样遇上真正的病菌或病毒,也就可以抵抗了。 1885年7月16日,巴斯德注射了最后一支疫苗。这支疫苗的毒性很大,可以使一只兔子立时毙命。 大家满怀希望而又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潜伏期过了! 更长的时间过了! 小男孩得救了,人类第一次人体预防狂犬病成功了。 消息轰动欧洲,遍及全世界。患者不远万里来求救,本来已经举世闻名的巴黎又多了一道风景。 巴斯德于1822年12月27日出生于法国的汝拉省多次。 巴斯德的父亲是拿破仑手下的一名士兵,曾经得到战地授勋的殊荣。然而巴斯德出生时,家庭已经很贫困了,全家靠制鞋为生。小时候的巴斯德表现出过人的绘画天赋,然而后来他又被科学吸引了,于是放弃了要当艺术家的理想,开始投身于科学的求知之路。 21岁那年,巴斯德才进入巴黎高等师范学校。他原来在中学时成绩并不好,到了大学,对化学产生了兴趣,最后取得了优异的学绩。 巴斯德取得的第一个成就是关于酒石酸的旋光性。 巴斯德发现了两类酒石酸盐的晶体,一类溶解后具有左旋光性,而另一类溶解后则具有右旋光性,当两者相混合之后,旋光性都消失了。这项研究对立体有机化学发展作用很大。 为此,英国皇家学会授予他伦福德奖章。 1849年,巴斯德任职斯特拉斯堡大学,为化学教授。1854年,里尔大学聘巴斯德为化学教授兼理学院院长。1857年,巴斯德任巴黎高等师范学校的教务主任。 对酒石酸的研究,促使巴斯德研究另一个问题:酒变酸问题。当时法国酿酒一直使用酵母,酒常会发酸变质。一些酒商向巴斯德请教,他们试图得到一种化学物防止酒变酸。 结果巴斯德发现了圆形酵母菌和杆状微生物,前者使酒正常发酵而后者使酒变酸。 有机化学之父李比希与巴斯德发生了争论,因为李比希认为发酵是化学反应,不是生物造成的。 巴斯德继续研究这个问题,结果发明了简单易用的加热密封法。直到现在,人们加热食物的原理还是由此而来,因为加热可以杀死那种杆菌。 问题刚解决,困难随后跟到。 细菌从哪里来呢?不是神创的,就一定是自己生出来的,比如说“腐草为萤”等等。巴斯德通过实验证明了生命不能无中生有,驳斥了“自然发生说”,提出了生命来自生命的“生生说”。 巴斯德的成就是巨大的。 他又面临一项任务:法国南部的蚕病。 在1865年到1870年间,应老师杜马的邀请,巴斯德带上显微镜观察病蚕。结果发现有两种微生物。一种可以使蚕得胡椒病,一种可以使蚕得内部肠道病。而病蚕卵生出的蚕没有好蚕。 如此一来,就要销毁所有的病蚕和病卵。这就是对付病虫瘟疫的办法。现在欧洲的口蹄疫与疯牛病也是如此,当然,这是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 巴斯德就是这样为了一件又一件的多数人利益的事情而工作,同时赢得了崇高的声誉。 更为重大的成就还在后面。 巴斯德提出微生物理论后,那些明智而进步的医生们都开始采用消毒法。这样,多少年来的陋习——不知消毒被打破了。新的方法在李斯特的推广下愈来愈被多数医生使用,遍及全欧洲和整个世界。 而巴斯德却又提出了免疫说。我们曾经提到种牛痘的詹纳,他只知道这种方法但却不知道原理。 巴斯德对微生物进行了20年的研究。1877年起,他开始研究高等动物和人。 当时,法国流行牛、羊疾病。病羊一发病,就浑身颤抖,喘气不止,接着就开始瘫痪并且出血,尸体会很快胀大。 巴斯德发现,病羊的血液与脾都变成黑色,而且内脏不再有弹性,变得松软粘稠。这种病叫炭疽病。当时已经提出是某种细菌所致,但争论纷纷。巴斯德经过上百次实验,得出了定论,澄清了各种观点。 然而怎样防止呢? 这要看巴斯德在研究鸡的霍乱中所得的结果。 鸡的霍乱死亡率高达90%,而且会接触传染,如果死鸡的粪便污染了食物,其他鸡就会被传染。 巴斯德用鸡的软骨做成了培养基,结果培养出来了这种病菌,他发现如果长时间搁置病菌,病菌会减少减弱。如果把毒性变得十分微弱的细菌注射给健康鸡,那么它就不怕传染了。 由这个结论出发,在细菌的层次上发现了免疫学的基本原理,这就是伟大的巴斯德,是他为人类带来征服很多种疾病的办法,使人的平均寿命延长30年。 巴斯德首先研制了炭疽病的预防疫苗。 当时人们的观念十分落后,别说免疫了,就是巴斯德先前的病菌说在法国也还未得到认可,法国保守的医生仍然不消毒,一直随着细菌说深入人心后才在卫生所普及。 巴斯德制出疫苗防疫,许多人因不懂而反对。但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巴斯德决定公开试验,说服保守的人。 1881年5月5日,默伦农业学会提供了60只羊供试验之用,另外还有母牛。试验的公开地点是普耶堡农场。 人们从附近赶来。各种专家学者和医生也汇集于此。有一大批保守的庸医,要等着出难题,还有的要拆穿巴斯德“骗人”的把戏。 动物分成两组,一组被当场接种。过了一段时日之后,真正的较量开始了。5月31日,试验公证人拿出了有毒的炭疽病菌液,开始向接过种与没有接过种的动物身上注射。 巴斯德毕竟有些担心,因为各种情况都有万一呀。助手将有毒液体推入未接过种的动物体内,这时有人说:“不应该一支全部推入,而应一半一半,打一半进入没接种的动物体中,剩下一半打入接种动物体中,然后每一支都这样做,以防你们作弊。” 巴斯德的助手照这个人的说法去做了。又有人提出加大剂量。巴斯德犹豫了一下,这要求不十分合理,加大剂量可不是有十足把握,因为浓度过高,非平常得病可以达到。 他一犹豫,有人说:“瞧不敢了吧,肯定有鬼。”这样一来,巴斯德教授反而坚定了信心,做过多次实验了,再者说即使失败了也没什么可怕的。 就这样,在各种提议都被满足的情况下,试验完毕。结果,未接种的动物全部死亡。而接过种的动物们均安然无恙!那几只加大剂量注射过的牛羊一开始确实出现了轻微的不良症状,但最终都平安过关! 全球轰动,世界沸腾。 为了免疫法的伟大发明。巴斯德和助手们荣获了勋章。教授当选为法兰西科学院院士,获最高终身荣誉。 在这基础上,巴斯德教授开始研究狂犬病疫苗,于是文中开篇的事情就发生了。 9岁的小男孩名叫迈尔斯特。看到这个经过14次注射而痊愈的孩子,伟大和蔼的老人哭了。 小孩扑到巴斯德的怀里,望着这位为自己精心打针,照顾自己而且日夜操心劳累的恩人说:“巴斯德爷爷,您怎么哭了?” 年已六旬的巴斯德回答道:“孩子,你的病治好了!” 巴斯德开创了科学免疫学。 1888年,巴斯德研究所成立了。而早在1868年时,巴斯德突然中风,身体状况日益下降,他已经不能亲自参加典礼了。我们看到文中开篇所引的讲话,是由巴斯德所述,由他的儿子代表而宣读的。 为了“想方设法地维护人道”,巴斯德不索取任何有碍于这项标准的回报。他发明的巴斯德消毒法免费推广,至今世界通行。他没有得到金山,只在人们心中种下了崇敬。 小男孩迈尔斯特后来做了巴斯德研究所的门卫。 1895年9月28日,巴斯德与世长辞。 迈尔斯特做了巴斯德墓的守护人。 1935年止,约有51057人在巴斯德研究所进行狂犬病疫苗接种。其中总共只有151人因此病而死。 1940年,小迈尔斯特已经成了老迈尔斯特。 纳粹攻占巴黎,法西斯要无理地开启墓穴。 老迈尔斯特宁死不屈,自杀身亡。 著名物理学家西铎尔说:“在科学史上,我们首次有理由抱有确定的希望,就流行性疾病来说,医学不久将从庸医的医术中解放出来,而置于真正科学的基础上。当这一天到来时,我认为,人类将会知道,正是您才应得到人类最大的赞扬和感谢。” 我想我们需要做的是,记住巴斯德说过这样的话: “科学一定要顺着人道的定律,努力去扩大生命的界限。”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历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03章 得到人类最大的赞扬和感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