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纸的小女孩

  卖报纸的小女孩

  话说一天,在湖南长沙市的街头。人们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两个卖报纸的小孩儿,为了争抢生意,互相追打嬉戏,当然,从他们的表情上看,追打的成分少,嬉戏的成分多,毕竟还是孩子嘛。这一幕虽然充满了童趣儿,可看着小报童那副灰头土脸的样子,还有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让人觉得挺不是滋味。特别是那个小女孩,顶多四五岁,看到她,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卖火柴的小女孩。

  于是,人们的疑问也就多了:小报童的父母是谁?他们怎么忍心让这么小的孩子出外赚钱谋生呢?孩子会不会是被拐来的?是被人贩子控制的?哎哟,真是越想越可怕了。当有人把这个照片刊登在网上的时候,网友们有的同情,有的好奇,不过有一个人的反应却超乎寻常的激烈。啥反应啊——如遭雷击,痛不欲生!

  孩子丢了

  话说2009年2月的一天,在东莞打工的徐见成正在上网浏览。突然间,一篇题为《长沙街头卖报童》的图片报道,闯进了他的视线。那一瞬间,徐见成差点喊了起来:天哪!这不是……这不是我的女儿吗?

  徐见成是湖北咸宁人,他和妻子在东莞打工已经有10年了。他们有个独生女叫徐千,这孩子乖巧聪明,招人喜爱,是全家人的掌上明珠。小徐千今年4岁,一直是由老家的爷爷奶奶带着。

  小徐千是在爷爷奶奶家长大的,一晃孩子都4岁了,过两年就该上学了。正好,徐见成夫妇在广东也算立住了脚,生活有了点起色,他们就决定把女儿接到身边来。谁知,这刚接过来没到半年呢,噩梦就降临了。怎么呢?孩子丢了。

  一想到丢失的孩子,徐见成的感觉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撕心裂肺。徐见成和妻子时不时地就会想起孩子走丢那天的情景。那是个中午,女儿吵着要下楼去玩。因为徐家租住的大院有专人看管,孩子们平时都在院子里玩,家长们也都很放心。所以,那天徐见成两口子也就没有阻拦。

  没想到的是,这一走,自己的女儿就再也没有回来。当时,邻居在外面喊:阿兰、阿兰,你女儿从这个巷子走出去了。活泼好动的徐千平时经常一个人下楼玩,但她从来不会走出院子。但那天也不知怎么了,孩子偏偏走出了院子。转眼就不见了。

  后来,他们的母亲、厂里工友、老公的朋友,好多人都来帮助寻找,把那个地方都翻遍了。一大帮人,找了整整一天一宿,断断续续地总算捋出了一点线索:有人看见孩子当天一个人在超市里玩耍过;在篮球场徘徊过;还曾经在沿江的公园里出现过。三天过去了,最后一个可信的线索是,孩子被一对陌生的中年男女带上了长途汽车。

  线索到这儿就中断了,小徐千的踪迹也彻底消失了。最后的目击者说,小徐千被一对中年男女带上了汽车,不用说,孩子这是被人给拐骗啦。哎哟,天下那么大,孩子又那么小,她会被拐到什么地方去呢?现在是生是死啊?

  孩子走丢之后,徐家人都急疯了。报警、登报、四处张贴寻人启事……徐见成还一口气寄出了3700多封信,向全国各个社会福利院和公安局求助。虽说徐见成夫妇的寻找是盲目的,但忙点也好,因为一闲下来,人就会胡思乱想,一开始乱想。人就要崩溃呀。

  丢了小孩的父母是最痛苦的,担惊受怕、痛不欲生就不用说了,为了一点渺茫的希望,你还得强撑着,不能垮。就这样,一晃四个月过去了,徐见成放弃了工作,四处奔波。辛苦10年攒下的几十万元积蓄很快就花光了,人也憔悴得不成样子了,可女儿依然下落不明。

  天可怜见哪,就在两口子眼看要被逼上绝路的时候,一组长沙街头卖报童的照片,把他们从绝境中又给拽了回来。徐见成拿着女儿的照片和网上的卖报女童这么一对照,哎哟,像,真像!

  广而告之

  广东东莞的徐见成在网上看到了一组照片,拍的是长沙街头的女报童。一看之下他大吃一惊,这不正是自己寻找了四个多月的女儿徐千吗?激动的徐见成赶紧找来妻子进行辨认。妻子乍一看啊,还觉得不太像,因为照片上那孩子弄得挺脏,眼神儿还可怜兮兮的;而自己的女儿呢,那可一直都像个小公主一样啊。这能是同一个孩子吗?

  为了保险,徐见成又把岳父、岳母,各路亲友都找来了。大家左看右看反复看,是越看越像了。见到大家伙说像,徐见成更加确信了,他看着网上的照片说:按我女儿的性格来说,绝对能卖报纸,她是一个非常好动。而且胆子又大,叫她做这个事情她绝对是做得出来的。而且那个后续报道里,说那个男孩和她抢生意,还被这个小女孩给xian倒在地,我女儿就是这样一个人,个性很强,跟小孩子玩的话,经常给别的孩子打哭。所以我说,这不就是我女儿吗!一模一样,性格也相符。

  徐见成说了,自己女儿胆大,好强。把小男孩xian翻这种事儿啊,她能干出来。您听听,当爹的在不知不觉中,语气都带上了一丝骄傲。这一刻呀,徐见成的精神头儿总算又回来了。他在心里边默念着:我的宝贝女儿啊,爸爸这就来救你!

  很快,徐见成和家人心急火燎地赶到长沙。不用说,下车之后,第一站就直奔女报童经常出没的五一广场。

  这一天,长沙下着冻雨,寒气逼人。五一广场上并没有小报童的身影。不过,从旁人口中。徐见成倒是打听出了一些眉目。一个女店员对徐见成说:有两个小孩,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前面有两个大人带着,那个女的身后还背着一个小的婴儿,小孩卖报纸,别人不买的话就会给人家下跪,缠着人家。 有时候小孩子不愿意过去,大人就推着过去,好像挺强制性的那样。

  两个大人带着一堆小孩儿,这会不会就是那两个可恶的人贩子呢?还说什么,给人下跪。那不就是乞讨么!听到这儿,徐见成是又气又怕,气的是人贩子竟敢这么折磨自己的女儿;怕的是,万一女儿不听话,那得挨多少打骂和惩罚呀。再想想长沙这鬼天气,女儿流落街头怎么能受得了啊。

  徐见成不断从别人口中听到有关孩子的消息,哎哟,说得那叫一个惨哪。一想到孩子可能正在哪条巷子里挨饿受冻,徐见成是连咬牙带攥拳,恨不得变出几十个分身,跑遍长沙的大街小巷,马上把女儿找到,搂进自个儿怀里。

  明明和女儿离得很近,可就是看不见、够不着,都快把人给活活急死了。徐见成心说,不能在这儿继续守株待兔了,得主动出击。可他一个外乡人,要怎么找起呢?对了,有困难,找警察呀。

  警察们在了解了情况以后,表示:我们会注意,重点到候车室巡查,发现了一定扣下,通知你。离开了警察局,徐见成又开始寻找刊登照片的那家媒体。总之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多一条路就多一丝希望。

  徐见成打电话向红网求助。很快,红网的记者董雷也赶到了五一广场。根据记者的回忆,长沙报童那篇报道是今年春节前后刊登的,拍照片的人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名叫彭翔。哎,找到彭翔,是不是就能得到更多的线索了呢?

  彭翔并不难找,他是长沙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业余时间经常为媒体提供一些新闻图片,和红网也有着密切的联系。今年春节前,五一广场附近突然出现了不少卖报纸的外地小孩,最小的只有四五岁。看上去既可爱又可怜。当时,彭翔的新闻敏感一下子被触动了,他把镜头对准了两个年龄最小的报童。

  当然,彭翔也想从孩子的嘴里套出一些信息,多大了?父母在哪儿?可两个孩子似乎不愿意多说,也不敢多说,于是彭翔只好放弃。后来,他在拍摄的过程中,一直悄悄寻找着两个孩子背后的大人,只不过,那些人始终没有出现在他的镜头里。

  照片的拍摄者只能提供这些信息,孩子的下落依然无迹可寻。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徐见成来到长沙之后,那些卖报的孩子就一直没有出现。这让他紧张起来了:会不会是人贩子听到了什么风声,把孩子藏起来或者转移了呢?想到这儿,心急如焚的徐见成又出了一招,他愿意借债,用10万元换回自己的宝贝女儿。希望媒体帮他刊登一篇报道,广而告之。

  红网的记者董雷马上发了一个新闻,就是悬赏10万元苦寻女儿,后来那个新闻确实反响很大。

  随着更多的媒体跟进报道,徐见成寻找卖报女儿的故事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长沙城里算是搅开了锅了。热心的市民有的提供线索,有的加油打气。总之,寻找小徐千的队伍,越来越壮大。

  这边儿,徐见成的手机也快成热线电话了。这天下午,又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打电话的人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说:他知道悬赏10万元的女报童在哪儿,现在和什么人在一起。听到这儿,徐见成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了。

  前车之鉴

  打电话的人说,他看见那个和几个贵州人在一起,住在西长大街附近。徐见成兴奋不已,马上要求和这个热心人见面。那个热心人对徐见成说:他们是贵州那边的人,天热的时候从南边来的,10月从广东过来的,小孩卖报纸,这里很多人都知道的。

  热心人这么一说,徐见成更加确信了。我小孩就是10月丢的啊!

  报童出现的时间,和女儿走失的时间也对上了,徐见成现在更有把握了。他几乎能感觉到,女儿离他是越来越近了。

  在热心人的指点下,警察带着徐见成赶到了西长大街附近的金豆招待所,服务员说,那些贵州人就住在三楼,现在还没走呢。一听这话,徐见成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他迫不及待地冲上楼,猛地推开了那扇紧闭的大门。

  孩子是找到了,可结果却出人意料。屋子里的小女孩一见来了这么多人,直往旁边那个中年女人的身后躲。而这个小女孩儿,正是照片中那个,可遗憾的是,她并不是徐见成的女儿徐千。

  原来叫李小兰,是贵州凯里人。他们家一共五口人,中年女人是她妈妈,那个和她抢生意打闹的男孩,是她9岁的哥哥。一检查,人家身份证、户口簿什么都齐全,不是什么人贩子拐带儿童!

  李小兰这应该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过话说回来,小小年纪就上街卖报,还动不动就往地上跪,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如果非说是迫于生计的无奈之举,那最起码大人得跟在身边吧,否则多危险哪。徐千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短短的30多个小时,徐见成又一次体会了从希望到绝望的全过程。他默默地回到东莞的家里,这个家已经没有更多的积蓄了,他和妻子只能搬进每月100元的小出租房。在搬家的那一天,看着女儿留下的一切,夫妻俩肝肠寸断。

  徐见成和妻子曾想过,即使永远住在这样简陋的出租房里,他们也不能离开东莞,就是要饭也要留在这里。因为夫妻俩始终抱着这样一丝希望:只要他们守在这里,女儿总有一天会找到回家的路。

  徐见成还在苦苦地寻找着宝贝女儿徐千,他说了,寻找将是他今后的生活,放弃寻找就等于放弃生活。这个家庭的苦难远远没有结束,在故事的最后,我还要告诉您一件事儿:徐见成女儿走失的当天,东莞一共丢失了5个孩子,至今还有3个没有找回来。这是否足够让家长们警醒呢?人贩子令人痛恨,他们迟早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不过在那之前,请保护好你的孩子,让他们远离危险。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卖报纸的小女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