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象棋高手

  两个象棋高手

  光华仪器厂有两名象棋高手,一个是厂长高桥,一个是临时工阿宝。虽然一个是厂长,一个是工人,但对象棋的痴迷程度却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

  这高厂长得闲就找阿宝杀上两盘,二人的棋艺也是棋逢对手,旗鼓相当。下棋的人都有体会,老是赢就没了趣味,一个劲地输更是提不起神,只有你赢我一盘、我杀你一局才会越下越来劲。有时杀得兴起,直到半夜才回家。

  厂长倒好遮掩,开会了,应酬了,撒个谎就过去了;可阿宝就不好办了,老说加班吧,那钱从哪来呀?无奈之下,就只好实话实说。本想着妻子玉兰定会大发雷霆,哪承想玉兰不但不气不恼,还笑着鼓励阿宝说:这就对了。你通过下棋和厂长拉拉近乎,增加增加感情,只会有好处,没有亏吃,说不定有了机会兴许还能转正呢。

  有一次阿宝和高桥下棋没有旁人在,高桥有意无意地对阿宝说:怎么样,工作还顺心吗?最近上面下来两个指标,好好干……阿宝是个聪明人,岂能听不出厂长的弦外之音,不露声色地输了两盘棋。

  最近,市里要举办一个棋王争霸赛,各路象棋高手报名踊跃。高桥和阿宝岂能错过这个机会,也都报了名。巧的是两人一路搏杀,过关斩将,双双进入了决赛。

  高桥不禁暗自高兴:和阿宝争这顶桂冠,那不是十拿九稳,不赢也能赢吗?阿宝那么聪明,能在这上头跟我较真儿?

  那边高桥高兴着呢,这里阿宝可犯了难:真是怕啥来啥,怎么就跟他对上了呢?有心输了这场比赛,可又心有不甘。想我阿宝几次参赛,都是半途就败下阵来,这几年研习棋谱,苦练棋艺,好不容易杀进决赛,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可要是跟高桥真刀真枪地杀,赢了他,那后果……阿宝想得头都大了,最后一咬牙一跺脚:管他呢,到了场上再说!

  比赛这天,两人都穿戴得整整齐齐,隔着棋盘相对而坐。高桥满面春风,笑眯眯地看着阿宝,阿宝勉强挤出点笑容,冲高桥点点头。

  铃声一响,比赛开始。高桥执红先行,走了一招当头炮,先拉开了进攻架势。阿宝守势,走出了象三进五。接着,跳马、拱卒、出车……两人你来我往,马踏炮打,鏖战在一处。

  阿宝心绪烦乱,矛盾重重,赢输二字在脑海中交替闪现,搅得他心神不宁。

  下棋就怕心浮气躁,神不守舍,阿宝一个没留神,被高桥打住一个死车。形势急转之下,阿宝勉强支撑着又走了几步,怎奈大势已去,只得服输。

  阿宝偷眼观瞧,见高桥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阿宝心中颇为不悦,暗想,你牛个啥呀,若不是我走神溜号,你能赢得这般轻松?这么一想,阿宝那股子倔强劲上来了,决定在第二局给高桥点颜色看看。

  第二局刚开始的时候高桥还显得很轻松自信,可棋至中盘,却发现越来越不对劲,只见阿宝马走连环,炮随车转,步步紧逼,招招凶险,把个高桥杀得手忙脚乱。高桥心中疑惑:好你个阿宝,怎么,要跟我来真的,动狠的?莫不是阿宝杀红了眼,忘了对手是我高桥?想到此,忙咳咳干咳了几声。

  阿宝已打定主意,决心要赢这局,因此对高桥的咳嗽佯作不知,依然穷追猛打。终于,高桥架不住阿宝的冲杀,老将被困死城中,举手投降。

  比赛采取的是三局两胜制,头两局高桥、阿宝各胜一盘,两人平分秋色,未分出高低上下,第三局自然就至关重要了。阿宝赢了第二盘,扳回一局,心里平衡了许多。第三局如何下,是输还是赢呢?阿宝还未打定主意,他想来个见机行事。

  再说高桥,未料到第二局阿宝会痛下杀手,气得鼓鼓的,可又不好说什么,只是用眼睛狠狠地盯住阿宝。

  第三局开战,高桥有些气急败坏,又炮走当头,恨不得三下五除二将阿宝将死。阿宝却不慌不忙,走出一招仙人指路,以静制动,静观其变。高桥心中起急,频频发动进攻,但却屡不奏效,不禁压低声音说:阿宝,你想怎么样?

  阿宝抬起头,看到的是高桥冷峻的目光,不由心中一动,但他又不动声色地往下压了压。高桥见阿宝依然我行我素,不为所动,愤然道:别不知好歹,因小失大,想想后果!

  本来,阿宝打算在第三局看看,如果高桥和和平平地下,说句软话,他也就让了。阿宝这人最容不得歪的邪的,一听高桥用大话相威胁,不由得火往上撞,立刻转守为攻,一阵冲杀,直杀得高桥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

  高桥恼怒了:阿宝,你找死非要赢!

  啪,一个高吊马把高桥的老将钉死城中。

  高桥脸色铁青:好啊,好样的!说完,气呼呼拂袖而去。 阿宝怀揣证书,手捧奖杯,欢天喜地回了家。媳妇玉兰也挺高兴,给阿宝炒了几个菜,又把一瓶存放了几年的好酒拿出来,为他祝贺。阿宝一边吃着喝着,一边眉飞色舞地讲着比赛的经过和情形。

  玉兰听着听着脸上的笑渐渐没了,问道:你是说和你比赛争这个‘棋王’的对手,是你们厂长高桥?

  阿宝说:是呀。

  玉兰又问:你就这样赢了他? 阿宝说:对呀。你混蛋!玉兰猛地一拍桌子,人家高厂长已经跟你透露了,有两个转正指标,可你倒好,在这关键时刻赢了他!你为什么就不能让了他?你得了个‘棋王’的虚名有啥用?那破奖杯能当饭吃,还是那破证书能换钱花?这回好了,别说转正了,我看连临时工的饭碗兴许都不保了!

  阿宝也来了劲,把酒杯一墩,说:这高桥也忒牛了!本来我是想让他,可你没看呢,赢了第一局把他美的,那得意洋洋的劲儿,就好像我必须得让着他。尤其是第三局,竟然用大话威胁我!我阿宝向来吃软不吃硬,你说我能吃他这套吗?

  好好,你正直,你硬气!这回你就等着瞧吧!玉兰气得一甩手进了里屋。

  阿宝的朋友同事也说他,你这是何苦呢,为了一盘棋,这不是因小失大吗?阿宝细想想,也是,只怪当时自己一时冲动,头脑发热,做出了这等蠢事。

  阿宝虽然每天依旧是上班下班,可却像是怀揣了小兔子,忐忐忑忑,时时刻刻都准备厂长高桥叫他卷铺盖走人。

  这一天,阿宝正在车间里干活,高厂长叫他去一趟。

  走进厂长办公室,高桥在老板桌后边坐着,见到阿宝,指了指沙发说:坐吧。

  不必了!阿宝乜斜着高桥厂长,有话尽管说吧!

  高桥站起身,走到阿宝近前:派头不小,劲头十足哦。

  阿宝冷冷地说:厂长大人就别兜圈子了,我早有准备,照直说吧。

  高桥笑了:那你说说,我想跟你说什么?阿宝说:我知道,不就是让我走人吗!

  哈哈!高桥朗声大笑。这一笑,倒把阿宝笑蒙了:高厂长,你、你什么意思?

  来来,你坐下。高桥把阿宝按在沙发上,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你想错了。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不但转正了,我还决定要你当维修班的副班长!

  消息来得太突然,阿宝这下真的蒙了:高、高厂长,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高桥一脸严肃:这不是玩笑,是真的。当初咱俩赛棋的时候,我的确不够冷静,可事后想想,不对呀。通过这事,我也更加了解你,敬佩你了。我知道你肯定认为我在忌恨你,肯定会报复你。哈哈,要是那样,我还配当这个厂长吗?

  此刻的阿宝,真想有条地缝钻进去,他紧紧拉住高桥的手,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高厂长,我、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什么也别说了,看以后的吧!

  高桥笑说:象棋还得下,可不许让啊。

  阿宝笑着说:一定!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两个象棋高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