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的乞讨

  高贵的乞讨

  新乡市的平原路是历史久远的商业街,道路两旁的商场、专卖店林立,客流如织,人气旺盛。在马路边,常常能看到衣衫褴褛的求乞者。他们或男或女,或老或少,或残或疾。对于四肢健全、身强力壮的求乞者,我常报以怀疑的态度。有一天傍晚,我看到一位乞丐模样的中年男子从地下爬起,原来他竟然是冒牌的残疾,抱起乞讨用的破茶缸,躲到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满脸得意地查点着劳动所得,喝的是可口可乐,抽的是十块钱的红旗渠!原来他的生活比我还要惬意,而我居然对他还曾动过恻隐之心!这类人利用人们的善良天性,装出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来骗取施舍。一般他们会把悲惨的遭遇写到纸上,而且还会放个身份证或某某医院的诊断证书来增加可信度。还有的是带着幼小的孩子,自己则跪倒在地上,对着来往的过客不停地磕着头,如同倒蒜的杵子,孩子穿的是破烂不堪,只要行人塞给零食,小孩便会拿起来就吃,只见他面前也有一张破纸,上面写着:由于家乡遭遇三年冰冻灾害,无衣无食,老婆给别人跑了,自己又得了肾病,不能干活……看样子也许真的就是那样,哎!看在可怜的孩子面上,人们也会塞给他一些零钱。我在平原路的一家商场工作了四年,常能看到一个失去双臂的残疾人,他总是脱下一只鞋子,然后坐到上面,用右脚的两个脚趾熟练地夹起盒子里的粉笔,然后在地上写字。他的怪异举动往往能引起众人的围观!我看过他写的字,标准漂亮的仿宋体,端正而有力,开头写的是他的生平简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最后还有两三首诗,记得其中有一首是王安石的《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不禁让我想起了边走边拉二胡的瞎子阿炳,他从不认为自己在乞讨,而是在卖艺,他是在用音乐述说着多姿多彩的人生,在表演的同时,自己也仿佛沉浸在动听的音乐之中。人们只有去请他,他才会为人演奏,无论给多给少,都从来不说声谢谢,就算不给,也毫不在意。面对这样的求乞者,令我们感到深深地震撼。他们是个性完全独立的人,而不是一文不名的乞丐。他们拒绝人们的怜悯,既使是接受了人们的钱财,也从不认为别人是在施舍。于是,人们纷纷拿出零钱,献给如梅花一样孤傲的卖艺人!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高贵的乞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