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话故事

  夜话故事

  太阳一落山,山花就起床了。梳洗打扮后走出里间对王生说:“白天睡得好舒服,你实在讲信用,”然后翘起拇指说:“佩服!”王生说:“我敢不从命吗?得罪了锅头没好饭吃。”二人呵呵大笑了一阵。山花征求王生的意见:“今晚干什么?”王生说:“这几天游得太累了,我看在家做点事吧。”山花说:“好呀!做什么呢?”王生说:“讲故事好吗?一人讲一个。”山花说:“好!你先讲吧,我听。”王生也不推辞,滔滔不绝地讲起来:

  绿竹和翠娥,小时侯青梅竹马,感情笃厚。绿竹家境贫寒,同母亲、妹妹艰难度日,翠娥从不嫌弃。她家很富裕,父母仨人,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不愁吃,不愁穿,经常背着父母,把粮食送给绿竹家。日子长了,绿家老人过意不去说:"翠娥,住后别这样了,你父母知道后会说闲话的。”翠娥说:“这点粮食对我家来说,不过九牛一毛,算不了什么。我巴不得把粮食都弄来。”绿竹娘说:“我绿竹如有福气,将来能同你生活在一起,我就放心了。”翠娥说:“大娘,你怎么还不托人到我家去提亲啊,让我俩等到什么时侯?”绿竹娘说:“我也巴不得咱两家早日成亲,可是,我有顾虑啊!”翠娥说:“怕我家不同意,门不当户不对?”绿竹娘低下头,自叹家贫。翠娥鼓励绿竹娘:“别胡思乱想了,去吧!有我呢。”

  第二天,绿竹娘托邻里张氏前去翠娥家说媒。张氏来到翠娥家,对她娘说:“真是勤人手忙,一点闲空也没有,提着篮子去干什么呀?”翠娥娘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让张氏进屋说话。这时翠娥从里间走出来,笑着问道:“张大婶,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忙倒水沏茶,之后一甩辫子便躲出去了。张氏品着茶问道:“嫂子,翠娥年纪已不小,得给他找婆家了?”翠娥娘说:“她爹不同意,怕到人家吃苦。俗话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等几年再说吧。”张大婶吃了闭门梗,喝了碗水便告辞了。其实,翠娥爹娘早就给自已女儿选好婆家,己托人运通着,有八、九成了,到现在还瞒着翠娥。

  张氏回到绿竹家,翠娥也在这里,一见面便问:“大婶,怎么样,我娘有没有应承?”张氏跌着脸说:“你娘是拴网的脚绳——死疙瘩。”翠娥一听高兴的脸上立刻罩满了乌云。绿竹娘说:“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我早就预料到了。”忙回头安慰翠娥说:“孩子,别难过,我们再想办法。”中午,绿竹娘留张婶吃饭,她说什么也不在这里。

  一天,翠娥在家吃饭,母亲对她说:“你姑给你找了个婆家,家庭蛮好,种了三十亩大地,两头骡子三头牛。孩子长得也出挑,不知你愿不愿意?”翠娥一听,不高兴地说:“你相中人家,我还相不中。我不去给他下这力!”父亲在一旁厉声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敢不从命!今天头午和你姑去他家一趟。”翠娥把碗往桌上一放,撅起嘴巴往内室去了。母亲白了丈夫一眼。正在这时,翠娥姑来了,进屋就问:“准备好了没有?”翠娥娘用手往内屋一指,姑母明白了。两脚登登地走到里面,对翠娥说:“我们都是为你好,今天我领你到孙家看看,相中了就同人家订婚,相不中就当串个门儿。好闺女,打扮打扮,我们走。”翠娥一听,心里宽快了许多。心想:原来不是订亲是相亲。她为了迎合父母的心愿,不让老人生气,在姑母面前勉强应了下来。

  中午时分,姑母领翠娥来到孙家。一看,果然是大户人家,门口蹲着一对石狮。进得二门便是客厅,两边排列着厢房,透过客厅看到后边还有一院。这时从客厅走出一个妇女,头戴镶着银花的黑色带帽,身穿墨色衣服,一看就知是个慈祥和善的妇女。她口里连连说:“快进屋!快进屋!”姑母和翠娥走进客厅。姑母一一介绍:“这是翠娥,这是孙大娘。”孙大娘忙招呼二人坐下,遂有人端上茶水。姑母同孙大娘边喝茶边拉呱。翠娥扫视了下屋内,但见屏风前条山几正中,放着一座钟,两边是花瓶。再往前便是八仙方桌,两旁是古式座椅。紧靠东西山壁分别陈列着古式衣橱、衣架。看来是一个文明儒雅的书香之家。姑姑给我找这样的婆家,也算对得起家中父母。正想着,忽听外面有人低声夸道:“姑娘长得真俊啊!怪不得文斌爱上她!”翠娥一听羞得满脸通红。

  吃过午饭后,姑姑拉翠娥转过屏风进了后院。这院同前院差不多,只是西北角多了个圆形拱门。来到书房,只见一位英俊潇洒的青年男子,坐在里面。看到她们,急忙站起身来让座。姑母说:“他叫文斌,您俩好好谈谈吧。”说完便躲出去了。翠娥呆呆地站着。她做梦也没想到,姑母给自已介绍了个这么好的对象。但见他浓眉大眼、高鼻梁,好一个文质彬彬、英俊无比的青年!文斌打招呼让她坐下。翠娥抬起头,只觉脸颊一阵发烧。她羞答答地坐在椅子上。文斌说:“难得我们相见。”翠娥看了文斌一眼,两手不住地捻动着衣角说:“我有什么好喜欢的?”文斌禁不住向她吐露真情说:“自从我在庙会看到你后,不觉神志恍惚,觉得你是我心中最称心的女子,我悄悄地跟到你家门口。回家后茶不思、饭不想,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盼着有一天我们能生活在一起。我把想法透给了母亲,她于是托你姑母提这门亲事。”翠娥为难地说:“不瞒你说,我早有所爱,只恨我俩相见太晚了。”文斌瞪大眼睛问:“是谁啊?”翠娥回答:“我村的绿竹。”文斌惋惜地说:“是他?我听说过。这人虽然家中贫寒,但很正直。你没有错爱他。是我不知道你们的情况,对你产生了非分之想,望你愿谅。”翠娥怎么也没想到文斌的心灵竟如此美好、纯洁!不由得对他产生了好感。说:“可不能这么想,人有爱的权利。我们虽不能结为夫妻,但可以交朋友吗?”文斌说:“我们的关系还能再进一步吗?”翠娥低头想了想,说:“可以!那就结为姊弟吧!”文斌很高兴,拉着翠娥来到神龛前,烧香盟誓。二人又到园中谈了很久。最后,翠娥对他说:“绿竹有个妹子,长得如花似玉,心眼又好。回去我给你介绍一下,如果成了亲,我们的关系不是更近了吗?”文斌一听很高兴,当场定下来了。

  下午吃饭时,姑母和孙母看着二位说说笑笑,以为是同意了,都十分高兴。

  第二天,翠娥来到绿竹家,问绿竹娘:“青云妹干什么去了?”绿竹娘说:“采桑去了。”翠娥一本正经地说:“有个人看上了她,真是妹妹的福气啊!”绿竹娘高兴地问:“谁家的相公啊?”翠娥说:“你猜猜?”绿竹娘猜了许久,也没猜对。翠娥告诉她:“就是孙家庄那个富有大户。”绿竹娘摇了摇头说:“你可别骗我了!人家门台那么高,怎会看上穷人家的闺女?”翠娥说:“穷人就不是人?穷人家也有碧玉啊!你不要瞧不起自已。我已同人家定好了,明天头午去相亲。”娘俩正拉着,青云提着竹篮回来了。娘对她说:“你翠娥姐给你找了个婆家,愿意不?”青云笑着对翠娥说:“自已还没有过门,倒给人家操起心来了?也不怕人家笑话。”说完用食指划了下嘴巴。翠娥说:“你到底愿不愿意?不愿意我同人家说去。”青云说:“你还没告诉我是谁呢,怎么这样性急?”娘说:“孙家庄那个姓孙的富户。”青云一听不作声了。翠娥说:“今天不要再下坡了,在家好好休息休息。”

  第二天,青云一早就起床了。梳洗完后,从柜里拿出翠娥送给她的衣裳,穿在身上。对着镜子照了照,满意地笑了。

  翠娥领着青云来到孙家,文斌和青云一见钟情。翠娥很高兴,孙家也非常满意。不久,两家便结为亲眷。

  绿竹离家从戎,在外一待就是三年。因战绩显赫、捷报频传,圣上大喜,遂提为大将军。白家听说后,让翠娥去请张氏。翠娥猜透了娘的心思,半路上对张大婶说:“难为我娘。”张氏笑了笑。

  翠娥娘早在门口等着了,见到张氏忙打招呼。进了家张氏问道:“嫂子,找我来什么事?”翠娥娘说:“上次你来给翠娥操心,我没答应。你走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晚上,老头子也批评我。既然孩子同意,你就再跑一趟吧?”张氏假装为难地说:“人家绿竹如今已是草帽换成英雄冠,这一次比不得上一次,恐怕高攀不上了。”翠娥娘说:“凭你这三寸不烂之舌,管保把木头人也说活了。你就去一趟吧!”张氏说:“看在老娘们面上,我这老脸就豁上了。不过,我丑话说在头里,成了你别高兴,不成也别苦恼。”说完便走了。

  绿竹娘听说张氏来说媒,真是喜出望外。恰好青云来走娘家,就吩咐她去买酒买菜。张氏说:“就别麻烦了,又不是外人。”绿竹娘笑着说:“成不成四两平。”张氏只好留下来。

  翠娥娘在家等了半天,不见张氏回来,心中沉不住气了,走到大门口望了好几次。下午,张氏从绿竹家回来了。翠娥娘忙迎上前问怎么样?张氏说:“也算孩子有福,好说歹说人家终于同意了。”翠娥娘一听,喜得合不上嘴,说:“我说怎么样,别人办不到的,你一定办到,”遂让翠娥炒菜,张氏也不谦辞。

  不多时,翠娥端上菜来。正喝得起劲,忽见文斌高高兴兴地从外边走来说:“姐姐!绿竹回家了。”翠娥一听,说声:“大婶,你喝酒,我去看看!”就同文斌走了。张氏指着翠娥的背影说:“老嫂子!你看看,女大不可留啊!”翠娥娘笑了笑。

  翠娥和文斌一口气来到绿竹家,看到桌子上放着的锦衣凤冠,便明白了。绿竹深情地望着翠娥说:“翠娥,你穿穿合适吧?”翠娥眼中激动的泪花,像断了线的珠子,刷一下掉下来。文斌一看说声“我有事”,就躲出去了,剩下二人亲亲热热地谈起来。

  这几天,文斌和青云整天在绿竹家,跑里跑外,为绿竹和翠娥筹备喜事。结婚那天,热闹非常,也很排场。亲戚朋友、官府豪绅、街坊邻里前来庆贺。都说绿竹有眼力,找了个又孝顺又贤慧的好媳妇。

  婚后不久,绿竹要启程。晚上,小俩口难免亲热一番。翠娥说:“在外要多加谨慎,凡事要瞻前顾后,礼让为先。要多多为国家和民族着想,要当清官,别做贪官。我在家一定照顾好老人家,你放心就是了。”绿竹说:“娘子的教诲我记下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绿竹启程上路,全家人依依不舍。

  王生面带表情和手势地讲完故事,山花说:“这故事真好!再讲一个!”王生说:“讲得我嗓子发干,喝杯水再说。”山花一听,忙去倒茶。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夜话故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