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牛

  偷牛

  民国初年,北河湾镇子上有户王姓人家,家庭殷实,在当地小有名气,但他为人处世却很小气,从来不舍得多花一分钱,大家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王守财。这天,王守财牵着大黄牛去犁地,刚走到半路,突然天上刮来一片乌云,眼看就要下雨。王守财想起家中还有一席晾晒的谷子,就把大黄牛拴在村口一棵大树上,匆忙回家了。等王守财收拾停当折回来的时候,牛不见了。王守财一看慌神了,这可是一头顶几个力工的牛啊。刚开始还以为是牛跑了,想四处找找,没走几步,王守财发现了被割断的牛绳和一件破衣服,这破衣服他认识,是晁军的。

  原来牛被晁军偷走了。晁军是镇子上有名的无赖,常干些偷鸡摸狗的行当。王守财不加犹豫,径直去了晁军家。晁军一个人生活,只一间破屋。王守财看晁军的门紧锁着,就从门缝往屋子里看,果真,牛在里面。王守财心里有了底,他想趁这次机会,一定整死晁军。于是,他决定去县里告状。那时候,偷牛是很严重的罪。王守财见了县官,把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县官听后,恼羞成怒,光天化日之下敢在他管辖区偷牛?忙派人去捉拿晁军。

  县府人员来到晁家时,晁军正在剥牛,牛皮已经被剥了下来,牛被肢解得不成样子。这下,人赃俱在,晁军有理也说不清,他被带走了,王守财看着死牛,痛心地哭了。

  王守财为了除掉晁军,花钱给县官送重礼,这可是他第一次如此大方。县官收礼后说:要命不要命的也不是我说了算,这要看了供词才能批准,我尽量用酷刑逼他承认吧,如果不成,你只能继续上告。王守财听了县官的话,也不敢勉强。县官等王守财走后,就去了大牢,把晁军提到审讯室。到了审讯室,县官对晁军说:不是我非要和你过不去,是王守财不愿意放过你,我如果在你嘴里审不出个所以然来,恐怕我的位子也不肃静。他说完就让手下给晁军上了刑,晁军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县官看他嘴很严,就下令给他点天灯。点天灯是当时最残酷的审讯刑罚,就是在人肩头锁骨上挖个洞,放根捻子,点着,让火熬掉锁骨处的人油,疼痛可想而知。然而,用了几天刑,把晁军折磨得死去活来,他依然一句话不说。县官看晁军是硬汉子,也不忍心再折磨他,就传来王守财:你确定晁军偷你家的牛?

  王守财说:确定,那天去抓他的时候,你们的人也见他正在剥牛,那头牛就是我家的。

  县官说:在我这里,是审不出东西了,你去上面状告他吧。县官一句话就把这件事情给推了。

  王守财回到家打点行李,决定去省府走一趟。就在王守财准备出发的前天晚上,一头黄牛冲进了王家。王守财的媳妇抓住黄牛,认出是他们家走失的黄牛。黄牛回来了,王守财没理由再状告晁军,可事已如此,如何收场。王守财让媳妇悄悄把黄牛牵回她娘家,继续以丢黄牛为由,状告晁军。

  第二天,王守财去了省城,把状子递给省府大人。省府大人疾恶如仇,他看了王守财的状子,非常气愤。最近一段时间,省里正严打偷盗事件,这晁军敢顶风作浪,还死不承认,抓的就是这样的人,省府大人忙下令去县里把晁军给提上省府来。晁军被提来以后,省府大人就把这档子事给忘了。不觉一月过去了,王守财看省府大人还没有审理此案子,只好再入省府,亲自给省府大人送厚礼。省府大人见了王守财,觉得这人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和王守财一聊,省府大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皱了皱眉头,说:好了,我知道了,明天就审。省府大人打发走王守财后,就去了大牢,他从王守财的言语中听出,那晁军可能是他的弟弟。

  果真如此,省府大人在大牢见到了失散多年的弟弟晁军,两人见面抱头痛哭。原来,省府大人不是别人,正是晁军的亲哥哥,叫晁正。当年,晁家逃荒到北河湾,晁正刚满十三岁。父亲在北河湾一地主王家打短工的时候死了,晁母听说后,一口气没上来,也随着西去了。晁正找地主家理论,被地主家毒打了一顿,打得昏死过去。王老爷让管家把晁正拉到荒地里活埋掉,管家看晁正可怜,就把他放了,让他去外地谋生。晁正走后,十岁的晁军以乞讨度日,长期混于街面上,随着年龄渐大,晁军成了北河湾的痞子。

  原来,前些日子,晁军从一个来北河湾做生意的商人嘴里得知省府大人的一些事情,他越来越觉得那人就是哥哥。于是,晁军便去了省城,经过多方打探,确定了那省府大人就是哥哥晁正。可晁军没有钱打点卫兵,进不了省府。于是就在门口等哥哥出现。然而他在省府门口徘徊多日,也没见哥哥出来。晁军使尽一切办法没见到哥哥,他失落地回到了北河湾,找了家酒馆喝闷酒,正喝到兴头上,一个人坐了过来,这人是地主家的管家,在晁军年幼时没少给予帮助。晁军看不是外人,就借着酒劲把哥哥的事情告诉了王家管家。

  王家管家问:你是硬汉子不?

  晁军说:割我的肉我都不喊疼。

  王家管家听完,就给晁军出了偷牛见省府大人的主意,谁能状告到省府呢?自然是王守财了。晁军听了,当即赞成。然而,晁军一直没有机会。直到一天王家管家看王守财牵牛出去,就慌忙跑去告之晁军。说来也巧,当天,镇子上的惯偷王天牙从外庄上偷来一头牛,到村口时,他突然内急,就把牛拴在了大槐树上,方便去了。晁军接到王家管家的信后,来到村口大槐树下,一看果真有头大黄牛,他丢下破衣服,牵起牛就走。王大牙眼睁睁看着到手的牛被晁军牵走,也不敢喊,正想自认倒霉。这时,王守财又牵着黄牛过来,也拴在了大槐树上,然后就匆忙离去。王大牙看晁军留下了衣服,心想如果牵了王守财的牛,王守财肯定会找到晁军头上。他一不做二不休,果真牵走了王守财的牛。其实,晁军偷牛本来就想让王守财知道,他丢衣服也是故意的。王大牙把牛牵回家,还没来得及出手,那黄牛就跑了,熟门熟路地回了家。王守财为了把晁军赶尽杀绝,虽然牛回来了,但还是把晃军送上了省府,正好成全了晁军的愿望。晁军把一切都告诉了哥哥晁正,晁正决定除掉王守财。这时,门外有个人非要求见省府大人,并送来一把铁锹。晁正看了,忙请那人进来。那人不是别人,是王家管家。晁正见到救命恩人,哪敢怠慢,忙请上座,王家管家看他们兄弟二人重逢,感到无比欣慰,问晁正如何坐到这个位子的。晁正哈哈大笑,讲了他的经历。原来,晁正自从离开北河湾后,没走多远就晕死过去,张大帅的队伍路过,把他救了,知道他无家可归后,就收留他做了士兵。在一次兵变中,张大帅被围困在一个院子里,是晁正和七个卫兵舍命背出来的。大帅后来东山再起,晁正等八个人就被封成了八大愣,再后来,晁正就当上了省府大人。王家管家听了晁正的述说,一个劲地夸他好样的。这时,晁正才问起他来此的意图,管家说:不瞒你说,我来这里是为王守财求情的,如果打打杀杀的,你们的恩怨何时能了?

  晁正沉思了一会,说:我也这样想过,可他王守财根本不想放过我弟弟,我能袖手旁观吗?

  王家管家听了,忙说:那我去劝他,让他收回状子,恳请放他一条生路。他依然替王守财求情。

  毕竟救命恩人说了,晁正便同意只要王守财不再追究就给他一条生路。管家看晁正答应,忙起身告别。

  王家管家慌慌张张地来到客栈找王守财,把事情真相告诉他,并让他快点离开省城。王守财一点不信管家的话,非要坚持上诉,管家实在是气不过来,愤怒地说:你看看你的床下,再不走就没命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王守财看着管家走去的背影,不屑地去床下看。这一看,慌神了,他的床下藏满了烟土。那个时代,贩卖烟土可是杀头的罪。王守财吓了一身冷汗,忙简单收拾了行李,逃出了客栈。

  这本是晁正安排的,他想除掉王守财,就提前让人把烟土藏到了床下。后来,王家管家去找晁正求情,晁正还没来得及出兵,因而放了王守财一马。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偷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