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驯虎记

  县令驯虎记

   东汉和帝年间,胶东大邑即墨流民成患,政府为地方豪强所操控,逐渐不服王化。朝廷采纳司徒杨赐的建议,分割即墨为不其、壮武、皋虞三县,并派能员童恢到形势最为严峻的不其县出任不其县令。童恢到任之后,先是重拳出击,令地方豪强收敛不轨之心,接着便精简机构,裁撤冗员,并把居无定所的流民组织起来,由被裁撤的冗员各自带领,到一些蛮荒之地定居屯田。如此一来,不但辖境之内的流民之患很快平定,还使国家和百姓实现了双赢得利。只是苦了那些带领流民们屯田作了屯守的胥吏。他们本来安坐县城,享受着各路豪强的贿赂供奉,何等优哉游哉!如今却在荒郊野外和一帮垦荒种地的流民混到一起受苦受累,哪里受得了。因此他们无不盘算着让童恢从不其县滚蛋。这一天,不其县内最大的屯堡南山屯突然传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令屯守连回笼觉都睡不安稳。派屯兵前去查问,这才知道有一名屯田流民,昨夜不慎丧身于南山上下来的猛虎之口。屯堡里失声痛哭的,是那丧生流民年逾七十孤苦无依的老母。南山屯背依南山,一马平川,荒草之下的黑土均是潜在的良田。可因为南山山深林密野兽成群,也常常使屯所流民的生命受到威胁。南山屯屯守数次以猛虎伤人为由,请求童恢准许他们另择屯所,均被童恢拒绝。现如今发生猛虎吃人事件,屯守暗想正好趁机煽动屯田流民,给这个不通情理的不其县令上上眼药。于是那屯守便告诉丧子老妇:我们的县令童恢童大人,公正廉明爱民如子。你儿子被老虎吃了,自有童大人与你作主!其时胶东大地地广人稀,被猛虎伤害的人家不在少数。如果童恢受了老妇申诉,消息传开众人效仿,就够他忙活一阵子。而如果他不肯受理,那还谈什么爱民如子?当什么老百姓的父母官?到时候自有官员弹劾他。虽说辖境逐渐安定,但童县令最为关注的,还是对众多粗野刁蛮流民的教化驯服。可各屯堡屯守以及地方豪强士绅却以流民生性如此为由,暗暗抵制。童县令正为这件事无从着手犯愁,南山屯的流民们居然又进城闹事。升堂听得老妇哭诉及众多流民的七嘴八舌,马上便明白了流民不安分背后的原因。看样子,现在说什么他们也听不进去的。童县令向堂下扫了一眼,努力控制情绪紧张思索。可若是顺了流民之意为他们另划屯居之所,那连锁反应之下屯田固民的大计势必毁于一旦!不行,一定要顶住!主意一定,童县令马上一拍桌案高声喝道:清平世界,朗朗乾坤,竟有这等孽畜不服教化,行凶吃人,这还了得!既然案发南山屯,即令南山屯所有屯民猎户,不分老幼齐上南山,把行凶猛虎捉拿归案,不得有误!若是捉不到猛虎,南山屯屯守和屯民一并治罪!南山屯屯守和流民没想到童县令倒打一耙来这一手,无奈之下只得先回去组织人手上山捉拿猛虎。上千人的流民一起围猎,声势自然非比寻常。南山之上顿时风声鹤唳,狼奔豕突。不到三天,南山屯不但捕获猛虎一只,而且把山上其他猛兽也驱个十之七八。奸滑的南山屯屯守怕童县令把猛虎杀死偿命了事,就提前嘱咐那失子老妇,见了县令大人只管痛哭讨要儿子,再也不能让他钻了空子。屯守暗想:你童恢就算有三头六臂,总不能把已经被老虎吃了的老妇儿子变回来吧!上千人一齐出猎,捕获猛虎早在童恢意料之中。于是童恢一边吩咐把猛虎押入大牢严加看管,一面出告示晓谕全城百姓,第二天在县大堂公开审虎。一只会吃人的猛虎如何能够审讯!消息传开,第二天天不亮,县大堂门前就人山人海。人们都想看看,童大人如何使一只不通人语的猛虎认罪伏法。日上三竿,三班衙役到堂一派依仗列毕,但见大堂书案后面端坐的童恢童大人一拍惊堂木,不慌不忙发签传令道:带罪犯孽畜猛虎到堂!众衙役得令,不一会工夫便在几名猎户的环卫之下,把身带特制枷锁的猛虎抬上公堂。童县令再度一拍堂木大声喝问:大汉王法,杀人偿命,人畜同理,罪在不赦。你这孽畜食人之子使人无嗣,可知罪否?那猛虎刚被抬上大堂时似还低头沉睡,奇的是此时听童县令喝问,马上惊恐地圆睁双目不住颔首。到最后甚至伏地呼号,似向童县令讨饶一般。大堂上下,顿时哑然无声。所有人都惊呆了。不知是童县令神通广大慑服猛兽,还是这只老虎成了精真能听得懂人话?童县令可不管这些,冷笑一声接着喝道:现在知道求饶,已经晚了!即使我肯饶你,大汉律法也断不可饶你!来呀!眼看童县令就要把猛虎拉出去处死,受了屯守嘱咐的那失子老妇这才回过神来,忙大哭着上前阻拦道:我儿身入虎口,这老虎身上便有我儿之肉,成了我儿的肉身。老妇既已失子,哪忍心我儿肉身再被刑法!大人既然能令孽畜服化,就让这猛虎变成我的儿子,给我养老送终吧!都道是穷山恶水出刁民,果然不假。童县令暗暗愠怒。堂下众人虽也轰然大笑,却都竖起耳朵睁大眼睛,看童县令如何应对老妇的胡搅蛮缠。童县令低头看了看堂下猛虎,沉吟一番这才说道:既然如此……你这孽畜听了!既然原告替你求情,本县就法外施恩,饶你不死!你既食原告之子,本县就罚你舍身为原告子,自明日起,提供原告衣食,奉养原告天年。待原告百年之后,你方可远遁辽东,无令不得返回原籍!那猛虎听得有活命机会,忙不迭地点头低吼,似是唯唯称喏。可任是老虎如何恭顺,那刁蛮老妇也无胆把这样的儿子带回家同居一室,只得灰溜溜地下堂而去。于是童县令下令,把这猛虎抬出城外,放归南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既然服判,量它也不敢不履行判罚而逃走。奇怪的是,自第二天起,那失子老妇的院内,果然隔三岔五就出现一些獐啊鹿啊野兔之类的野味,老妇一个人吃不了,就拿到集市上去卖,日子过得比有儿子时还好。消息传开,不其县境内的流民百姓彻底宾服了:童大人治下,连老虎都能变成孝子。我们若再不服教化,真就是连畜生都不如了。于是不其县很快大治,又成了胶东地区良田成片、商贾云集的繁庶之地。从那之后,人们便把南山改名为驯虎山,南山屯改称为虎儿屯,并且一直叫到今天。童恢主政不其县七年,政绩卓著奉调回京,年轻的汉和帝刘肇亲自接见他并赞誉道:贵县兴屯田,修水利,施教化。不单使蛮荒之地成为大邑,且能令猛兽也服王化,真乃朝廷之栋梁臣也!童恢听了赶紧跪倒:微臣不敢欺君。臣作为一方邑令,牧民或有微功,令畜生服王化实不敢当。臣不过是在那猛虎麻醉之后,于其咽喉之处刺了一根鱼刺,令它醒来之后不适而不得不连续吞咽点头罢了。至于那刁蛮老妇所食野味,臣弓马也还娴熟,射猎供养她何足道哉!刘肇听了大喜,当即提升他作了丹阳太守。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县令驯虎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