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县找护卫

  知县找护卫

  有个叫陈春的,在科举道路上耗尽了大半生心血,到四十二岁才考中了进士,被任命为万河县知县。消息传来,贺喜的人接踵而至,可是当事人陈春却手脚冰凉。

  原来,十年前,陈春也住在万河县,与邻居童家产生了矛盾,而且越来越深,最后发展到不共戴天,真刀真枪干了一仗。后来陈家使了阴招,打死了童家的两个人,只得举家连夜逃离了万河县。要知道童家是开武馆的,老爷童祝瑶更是武功高强,一个顶仨。他发过狠话,说:只要陈家人敢踏进万河县一步,必杀无疑。这让陈春哪里还敢去上任呢?

  但朝廷的任命也不敢违抗,怎么办呢?陈春拖了几天,眼看拖不下去,只得上了路。这天到了三岔口,往右便是万河县,到底去还是不去,陈春左右为难。

  正在这时候,从右边的路上来了一个人,他走路歪歪扭扭,跌跌撞撞,好容易走到了陈春一行人跟前。陈春见他全身是血,身上披着一张狼皮,左手还提着一把刀子,不由吃惊地问:你,你被狼咬了?

  那人张开半闭的眼睛看了陈春一眼,把刀和狼皮扔到他面前,说:你、你、你瞎眼了啊?明明是我、我把狼打死了,还说我、我、我被狼咬了!

  那人嘴巴一张,一股酒味扑面而来。陈春捂住鼻子,仔细打量来人,见他虽然身上都是血,但并没有受伤,显然都是狼的血;站立不稳,那是因为喝醉了。陈春惊异地问:你喝得这么醉,还能打死狼?

  我、我是酒侠,喝了酒我才、才有力气,越喝酒越有力气。打、打狼算什么?那人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陈春摸摸狼皮尚有余温,看来刚打死不久,就叫那人带他去看打狼的地方,那人也不拒绝,歪歪扭扭走在前面。众人翻过了一座山坳,便看到了,现场一片狼藉,被剥了皮的狼还在地上。陈春心里一阵激动,刚才路上就在想,如果有这么一个人给自己当护卫,还怕什么仇家呢?他问对方姓啥叫啥,那人好不耐烦:怎么那么嗦,人家都叫我酒大侠!

  陈春赶紧亮明身份,最后问:你愿意跟我一起去上任吗?

  旁边的随从都一起怂恿着:快答应呀,跟着老爷吃香喝辣的。

  酒大侠这才知道对方是临县的县太爷,不过他也不紧张,口齿不清地说:可以是可以,但我必须喝酒才有力气,不喝酒什么也做不成。

  这是小问题,陈春当即点头答应:行!你尽管喝酒,要多少我供你多少!

  于是,陈春带上酒大侠赴任去了。到了万河县,陈春立规矩,追查积案,结交豪强,忙得不亦乐乎。一个多月后,他的仇家童祝瑶得知消息,在一个晚上找上门来,他大叫:陈春,你给我滚出来!

  这一个多月来,陈春一直被人前呼后拥的,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拉开门一看,当时吓得面无人色,急忙对正在喝酒的酒大侠说:快出去!他找上门来了!

  酒大侠拿上一壶酒歪歪扭扭地开门走了出去。陈春不敢跟着出去,只能赶紧关上门,然后耳朵贴在门上听动静。

  再说那童祝瑶见走出来一个醉鬼,便疑疑惑惑盯着他看。酒大侠好容易站稳了,转过身来看着童祝瑶。童祝瑶问:你是……

  酒大侠也不搭话,拿着酒壶向童祝瑶打去。童祝瑶猝不及防,赶紧用手去挡,殊不知壶里的酒是挡不住的,一下泼到了他的脸上。童祝瑶眼睛被酒辣得睁不开,怕对手又使阴招,忙捂着眼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听不到声音了,陈春才敢打开门,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走出来。酒大侠手舞足蹈,迎面走来,和陈春撞了个满怀,扑通倒在地上了。

  陈春也不计较,连忙把他拉起来,欣喜地问:你把他打跑了?

  他、他……他算什么?我只、只、只一下,他就挡不住,跑了!

  陈春大喜过望,从此更加放心,也更加厚待酒大侠。过了几天,陈春赴宴回家,走到半路,突然童祝瑶从一块大石头上跳下来,二话不说,举刀就向陈春的轿子奔过来。陈春吓得大叫酒大侠,酒大侠提着酒,打着饱嗝从轿子后面走出来,看到了童祝瑶,拿起酒壶就往他脸上砸。童祝瑶手里的刀一横,向酒壶斩去,只听当的一声,酒壶被打碎,碎片飞溅。

  巧的是,其中两块碎片,正好飞到童祝瑶脸上,他痛得大叫,连忙回头跑了。

  陈春见酒大侠武艺高强,高兴得哈哈大笑,觉得从此再也不怕任何人了。

  那天,闲来无事,陈春陪着酒大侠喝酒,喝着喝着,陈春就问酒大侠的武功是跟谁学的。这天,酒大侠是难得清醒一回,他对陈春说:我没武功,我好怕呀,我要回去了!

  陈春吓了一大跳:你、你说什么?

  酒大侠继续说:我其实就是一个酒鬼,不喝酒就活不下去,我跟你来,就是为了有酒喝。

  陈春怔了一怔,好一会儿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吃惊得后背心直冒冷汗,但他又有些不解,问:我亲眼看到你两次打败了童祝瑶,而且你不是还打死过狼吗?

  酒大侠见躲不过去,就把那事说了:其实,那天酒大侠提着酒壶在山里走,突然一只狼从侧面扑来,他都快吓死了,下意识地拿酒壶去挡狼的嘴,狼嘴一张,连壶带酒吞了进去,狼先是被辣得不知如何是好,然后很快就醉倒了。酒大侠捡了个便宜,杀了狼,就这样被陈春误以为是英雄了。

  陈春酒都吓醒了,一想到童祝瑶随时都可能来找自己的麻烦,他再也待不下去了,连夜收拾东西跑了,保命要紧,知县这芝麻官不当也罢!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知县找护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