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是好人

  小三是好人

  林燕一直为自己有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而自豪,丈夫程刚很早就做电脑元件生意,现在拥有三家连锁店,是远近闻名的富商;女儿芳芳已八岁,活泼可爱,是一座贵族小学的优等生。她则在医院当一名普通护士,虽然三班倒很辛苦,但她骄傲地说:我不是那种依赖丈夫的女人,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她经常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她丈夫怎么怎么地,可她坚信地说:我男人决不是那种人!

  直到发生一桩恶性车祸,才使她猛然清醒过来——程刚和他的女秘书费佳双双罹难,惨死在翻下路沟的小轿车里!

  这打击令她身心崩溃,连死的念头都有了!她婆婆得知这噩耗,一急一恼,血压又升上去,中了风!她要为丈夫办理丧事,又要侍候婆婆照顾女儿,累得人都要趴下了。

  一个月后,她怀着复杂的心情整理丈夫的遗物,猛然发现一张购房首付款的收据,是一间在市郊结合部的两室一厅住房,总价五十万,首付二十万。她从来不知道丈夫在外面买房子的事,看来他是金屋藏娇,买给小情人费佳的。她拿了丈夫留下的钥匙,按照收据上写的地址找去了。

  她先去物业公司,查实这房子确实是费佳的!霎时怒火冲天,噔噔地去了那间房,掏出那串钥匙一把把地试,终于把门打开了,不想里面有个男人!冲着她问:你是谁?怎么有这房子的钥匙?她气愤地反唇相讥:我没问你,你倒问起我来了?她拿出那张首付款的收据,看清楚了——这房子的首付款是我男人付的!那男的一愣,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甘示弱地说:噢,我知道了,你是程刚的老婆。但后面分期付款的钱是我老婆出的,不信我可以给你看还贷证明和购房合同。说着他进房把合同文本拿给她看。

  果然,那本购房合同上写着费佳的名字!他们出了事,这个月的钱还是我付的呢!那男人道。不用说他就是费佳的男人!她不无讽刺问:你知道我丈夫为什么要买房子给你老婆?你老婆和我丈夫是什么关系吗?他尴尬得说话结巴:是、是情人关系。但、但这是我最近才、才知道的。

  望着他窝囊的样子,林燕把心中的气都出到他身上:哼,一个大男人连自己的老婆也看不住!他虽涨红了脸,但也不客气地还击:你也没看住你男人嘛!

  你``````林燕一时语塞,恼怒地道:你把这房子还给我!是我老婆的房子,为什么要还给你?最多咱们俩一块儿住!放屁!我和你一起住算什么名堂?你想讨我的便宜?我才看不上你呢!两人各不相让,争得面红耳赤。眼看要到女儿放学的时候,林燕不能再呆下去,气得一跺脚走了,仍下一句:我现在没功夫,明天再跟你理论!我随时恭候。他不卑不亢地回答。

  后来林燕又去了几次,但都没有结果,她一怒之下便将这个叫沈汉荣的男人告上了法庭!律师对她说:你这个官司肯定能赢,但你想过没有,对方跟你一样,也是感情上的伤害者,你们两人搅入官司,不是在往各自的伤口上撒把盐吗?我看你们还是和平解决的好。她本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听了律师这番话后犹豫了,便想找沈汉荣好好谈一谈。

  知道他撤了诉,沈汉荣很是感激,在电话里连连向她道谢,但他说这几天没空,要等些时候再跟她面谈。她听了心里嘀咕:他在忙些啥呀?她是个急性子,憋不住去了那间房子。他没在,邻居夸他说:沈师傅可是个热心人,每天下楼时总把我们放在门口的垃圾袋带走。对门的张大爷心脏病犯了,是他叫来救护车,送张大爷去医院的。她听了也很感动,觉得沈汉荣这人不错。

  她去了他工作的单位,厂工会主席对他说:沈汉荣去医院了。她心一跳:他生病了?不是。是为一位病人输血去了。因为他是AB型血,现在医院里很缺少,所以一直是市血液库的义务献血者。他年年献血,最多一年献了三次。原来他这么有爱心!林燕对他十分敬佩。

  几天后他们见了面。沈汉荣对她说:我想明白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能要,所以决定把房子还给你,你只要把这几个月还贷的钱退给我就行了。说完他把购房合同和还贷证明递给她。

  林燕却把这些东西推回去,真挚地说:我也已经想好了,这套房子我不要了,因为你住房不宽敞,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我把我丈夫公司的股份变卖了,足够养活女儿和婆婆的,再说我还有一份工作。你的心真好,还把婆婆带在身边。他感动地说。你不一直在献爱心嘛!跟你相比我差远呢。你过奖了。他谦逊地说,不过我不能白要这房子,我给你写张二十万块的欠条,但我一下拿不出,容我分期归还好吗?说着他拿出纸和笔。

  林燕不让他写,他说:那这房子我不能要。她只得依了他,收下借条:咱们这是不打不相识。做个朋友吧。好!他爽快地答应,以后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她点点头,感慨地说:其实钱是身外之物,情义是最重要的。

  你说的对。咱们可以说——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人的手同时伸出紧握了一下。

  就这样,林燕和沈汉荣冰释前嫌成了朋友。一天林燕接到沈汉荣的电话,问她银行卡的号码,说要把三万块钱打到她卡上。他的诚信让她感动,问:你哪来这么多钱?我把老屋出租了,半年的租费加上平时的积蓄。她不忍心让他日子过得艰难,谎说没有银行卡。想不到他竟摸到她家,把钱送来了!

  林燕不在家,是她女儿芳芳开的门。见床上躺着一位老太太,他问:老人家,你是林燕的婆婆?嗳。老人长长地叹了口气,唉——都是我儿子作的孽,我才瘫在了床上,幸亏我这孝顺的儿媳,不然怕早就死了。沈汉荣翘起大拇指夸道:林燕确是个贤慧的女人!

  正在这时林燕回来了,他马上把三万块钱递上。你怎么这么急?她责怪道。欠人家钱睡不着觉啊!他是谁?老太太指着沈汉荣问。林燕如实告诉她:他是你儿子情人的丈夫。喔——老太太很是吃惊,打量他一下同情地说:唉——你们都是苦命人哪!

  这时芳芳拿着作业本过来,请教林燕:妈,这道题这样做对吗?林燕接过去看了后,求助地望望沈汉荣。沈汉荣马上走过去,耐心地给芳芳指点。老太太看在眼里,百感交集地叹息道:唉——芳芳没个父亲不行啊!

  一天半夜,沈汉荣接到林燕打来的电话,说老太太不行了!他大声说:我马上过来!披了衣服冲出门去。幸亏及时把老太太送进医院,才把老太太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原来她突患心肌梗塞。她醒来后得知是沈汉荣救了她,感激地握住他的手流着泪说:好人,好人!你真比我亲生儿子还好!

  之后,沈汉荣每隔一段时间便上林燕家去,帮她干些力气活,检查电器和水暖是否损坏。林燕每每留他吃饭。他也不客气地留下了。芳芳跟他特亲热,叔叔,叔叔!叫得挺甜。他每次来总不忘给她带些小礼物。她喜欢得不行。

  林燕见女儿和他这么好,心里拥起一股暖意,想这种好男人,费佳怎么不珍惜?随着接触的增多,互相深入的了解,双方都对对方的人品敬佩不已。林燕渐渐对他生出爱意,觉得他才是自己这辈子值得爱的人!但她不知道他爱不爱她?这层窗户纸最后还是芳芳和老太太给捅破的——

  这天他们推着坐在轮椅车里的老太太在江边散步,芳芳拉着沈汉荣的手突然问:我能叫你爸爸吗?沈汉荣脸红了,羞涩地望望林燕。林燕脸也红了。老太太说:你要叫就叫呀!于是芳芳大声朝沈汉荣叫了声爸爸!嗳``````嗳。他喉哽声阻地答应着。噢——我又有爸爸了!芳芳一手牵着她妈的手一手牵着沈汉荣的手,高兴地喊。林燕和沈汉荣凝视着对方,心中流淌着暖暖的爱。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小三是好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