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丫是个什么东西

  你丫是个什么东西

  三条河村是个靠河的小山村,村子不大,只有两百多户人家。村子东头住着陈三炮。陈三炮是陈俊柳的外号,因为他不止一次自吹一晚上能和老婆干三回而得名。村子西头住着陈太监。陈太监是陈东升的外号,因为他不止一次说他的先祖曾是乾隆皇帝的总管,皇帝还赏赐过价值连城的好东西而得名。陈三炮和陈太监是光着屁股长大的好伙伴,两个人成家立业后依旧是不分彼此的好哥们儿。

  陈三炮有两个女儿,因为这他觉得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好多人背地里都骂他是绝户命。陈太监有两个儿子,他在村人面前有些洋洋得意,觉得自己很牛气,村人都愿意和他打招呼。陈三炮的手脚不怎么干净,老爱偷鸡摸狗,他的心挺黑挺狠的,村人既恨他又有些怕他。陈太监手脚勤快,是个热心肠的汉子,心地良善,而且他的生意头脑挺拔尖,村人都羡慕他的能耐。陈三炮有时对陈太监老是心里恨得痒痒,可是又没有什么法子超过他。

  陈三炮私下里曾经问过陈太监怎么才能生儿子的绝招儿,陈太监清清楚楚仔仔细细地告诉他如何如何去做,说得陈三炮直点头。陈三炮按法儿实施,结果还是生了个丫头片子,没把他活气死,把老婆大骂了一通,把陈太监大骂了一通。

  陈太监在村里开了个小卖部,因为这是唯一的一家代销点,不缺斤短两,老少不欺,生意还是很不错,每月能挣五六百块钱。陈太监的日子过得挺滋润,吃香的喝辣的,好让人眼馋。陈三炮看着眼红,好几次找太监问发财的主意。太监给他出了几个主意,让他养肉牛卖,倒腾花生仁,养羊卖羊毛,并给他说了详详细细的方案。陈三炮就把积蓄拿出来倒腾花生仁卖,因为他心术不正发财心切,结果不到一年赔了一千多块钱,一生气不干了,心里恨太监,恨得牙根痒痒。陈三炮表面上对太监挺好,和太监非常合得来,可内心里宰他的劲儿都有。

  有一天,陈三炮请太监去家里吃饭,太监高高兴兴地去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陈三炮说:东升哥,我有句心里话很想对你说,我又不敢说……陈太监笑着说:老弟,今儿个你怎么了,咋婆婆妈妈的?陈三炮给太监又倒了一盅酒,哀求地说:东升哥,我,我……我想和你换一换孩子,用我们家的二丫头换你家的二小子,咱两家不就都一样一个了吗,……你,你,你说这中不中呢?!太监眼睛瞪得跟牛眼睛一样,死死地瞅着三炮,看到他不像是开玩笑,脑袋里嗡地一下子,半天没说话。太监后来说:老弟,这可是个大事儿,我可得跟你嫂子好好合计合计,回头我给你信儿吧。这顿酒宴不欢而散,一团阴云遮盖住了三炮的心。

  从此以后,陈太监总是躲着三炮走,他根本就不想和三炮换孩子。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一天,三炮把太监堵在家里,太监和老婆一提这事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三炮弄了个烧鸡大窝脖,无可奈何地回了家。陈三炮再也没提这件事,太监才放下心来。

  半年后,陈太监听说三炮把二女儿送给了他的舅舅,他舅舅有儿子没闺女,也乐意收养孩子当闺女。太监对这事翻来覆去地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有一天,正是赶集的日子,陈三炮来家里找太监,要俩人一块去赶集,太监连想都没想就跟着去了。走到半道,陈三炮说要和太监说一件特机密的事儿,把太监拉到玉米地的深处。这下弄得太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直敲鼓。三炮一脸真诚地对太监说:东升哥,小弟我求你一件事,你无论如何都得答应我呀。太监吃惊地问:老弟,你,你这是干什么,咱俩还用得着弄这个。三炮说:你肯定也知道我把二丫头送了人,我其实是想腾地方再生一胎,我知道村人都瞧不起我,说我是绝户,我咽不下这口气,我想再生个儿子!太监越听越迷糊,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到底要卖什么药。三炮接着说:哥,你的生育技术好,我,我就想让你帮我生一个儿子,你今天说什么也得答应我。太监这会儿听明白了,原来三炮让他和弟妹来一腿,为三炮生个儿子。这怎么能行呢?!想到这儿,太监的脑袋嗡嗡直响,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三炮给太监跪下,鼻涕眼泪一大把,苦苦哀求,直磕头。太监早想和弟妹来一腿,弟妹长的有几分姿色,可他没有这个胆量;如今他三炮主动提出来,我何不借机占点便宜呢。太监装模作样地推说不中,说:我再好好考虑考虑,这可是大事儿。三炮又哀求了太监半天,最后太监才装作很勉强地答应下来。

  三个月后,三炮的老婆怀孕了。三炮高兴得不得了,暗地里请太监大鱼大肉地吃了一顿,太监美得都找不到北了。三炮带着老婆特意跑到县里医院做了个B超,熟人告诉他是个儿子,他乐得差点背过气去。

  三炮的宝贝儿子满月时,他高高兴兴地庆贺了三天,村人都替他高兴。三炮的心情好了,干劲儿足了,整天乐呵呵的。村人再没有背地里骂他是绝户。

  在三炮的儿子成龙三岁时,太监的大儿子大河得了一种怪病,他不但高烧还老痢疾,医院查不出具体的病因,用了不少药,病情也不见好转。三炮来看过几次,让他赶紧送大医院。太监整天愁得直落泪,干着急没办法。半年后,大河死了。太监一下子就病倒了。三炮忙着给太监治病,折腾了三个月,太监的病才好了。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一年后,太监的二儿子小河也得了和大河一样的病,太监和三炮忙活了几个月后,小河也死了。太监和老婆经受不住这样的沉重打击,双双病倒。三炮和老婆忙着照看他们俩个人。半年后,太监和老婆的病才好了,但他老婆从此落下了病根。

  太监有天晚上和老婆说了自己的疑问,老婆也有同感,他猛然意识到有人暗中投毒害人。第二天太监悄悄地去了镇派出所,镇上又报告了县公安局。几天后,县公安局的人员来了,进行开棺验尸,结果两个孩子都是中毒而死。有经验的老法医说有一种毒草误食后的中毒症状就是高烧痢疾,而且没有特效药。警察带走了陈三炮。经过几个昼夜的审讯,陈三炮不得不交待了害人事实。陈三炮说:我知道太监家有一件价值连城的清朝文物,为了得到文物我和老婆才设了这些圈套,用毒草害死两个孩子后,想用借种的儿子继承太监的家业,得到文物只是时间的问题了。再有,我心里恨太监,想用这个法子也出出气,让自己的心里也平衡平衡。可中途出了差错,太监识破了我的圈套,我的阴谋诡计没有得逞。陈三炮的一番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没想到犯罪嫌疑人竟有如此恶毒的害人计划。

  陈三炮和他的老婆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落了一个可耻的下场。而陈太监和老婆因受不了再一次的打击,他老婆病死了,他和一个废人也差不了多少了。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你丫是个什么东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