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神与公主

  爱神与公主古时候,有一位国王,他有三个女儿,她们都长得如花似玉,尤其最小的女儿赛姬更为出色。当她和姐姐们在一起时,就好像仙女伴着凡人,她是那样的超凡脱俗。她的美艳名传四海,使得许多男人怀着好奇和爱慕之心,不远千里跋涉,来瞻仰她的姿容,把她当成真神般地尊崇者。甚至有人说,连维纳斯的美丽都无法和她相比拟。当与日俱增的人潮争相尊崇她的美艳时,再也没有人思及维纳斯;她的庙宇被遗忘了,殿堂布满尘埃;昔日她所垂青的市镇成了废墟。过去她所拥有的荣耀,如今已转移到这个无法永生的女孩身上。无疑的,维纳斯女神绝无法容忍这般的对待。在妒火中烧下,一如往常当她遭遇到困难时,她求助于年轻的儿子,长着翅膀的美少年丘比特———有人称他为爱神,他的箭,不论在天上或人间,是没有任何东西能抵御的。她把她所受的冷落告诉他,然后,他准备去进行她的命令。用你的力量,她说:使这贱货疯狂地爱上世界上最卑鄙、最丑恶的动物。假如维纳斯不是被妒火乱了方寸,而忽略赛姬的美艳照样会使爱神着迷,而事先没有把赛姬指给他看,相信这项任务,他可以顺利达成。但是,当他一见赛姬,他的心就像中了自己的箭一样,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她。他没有对母亲提起,实际上他也难以启齿。维纳斯满怀信心愉快地离开,她相信他可以很快地毁了赛姬。然而,事情的发展,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赛姬并没有爱上什么可怖的动物,也没有爱上什么人。更奇怪的是,世间的男人都只带着敬慕和好奇之情来拜望她,他们并没有爱上她或追求她,只是瞻仰她,然后跟别的女子结婚。她的两位姐姐,虽然不及她漂亮,却都找到理想的对象,光彩地嫁给国王。只有她还是待字闺中,过着孤零零的生活,只有空泛的赞誉,却没有爱情,好像没有男人要她一样。当然,她的双亲着急起来了。最后,她父亲只好跑到阿波罗的神殿,请教女儿的终身大事。神的答复是非常可怕的。丘比特已经把整个事情告诉阿波罗,并且求他助一臂之力。依照阿波罗的指示,赛姬必须身着丧服,被弃置在一个悬崖上。然后,她命中注定的丈夫,一条比神还强壮而恐怖的飞蛇,会来跟她成亲。当赛姬的父王把这个悲惨的消息带回时,家人的伤痛是可以想象的。他们不敢抗命,就为赛姬打扮妆点,像送葬似地把她送到悬崖上,他们的内心却比送葬更为悲伤。但是,赛姬却很有勇气,以前,你们是应该为我哭泣的,她告诉他们:因为美丽会使我遭天之忌,现在好了,真的,我很高兴一切都将结束了。他们绝望地留下那可怜而无助的女孩,让她孤独地去承受命运的安排。他们则关在宫中,整日为她而哀悼哭泣。赛姬独自坐在黑暗的山顶上,等待着不可知的厄运。当她正坐着哭泣和发抖时,突然间,一阵和风徐徐吹来,风神室菲尔轻轻地呼吸带来最清爽柔和的风,她觉得自己身轻如絮,从山顶飘起,落在软绵绵的草坪上,四周布满花香,一片静谧,她忘了忧虑,渐渐地进入梦乡。当她醒来时,发觉身在一条清澈的河边,岸上有座由金柱银壁和宝石地板构成的富丽堂皇的宫殿,像是神的宅邸。里面无声,仿佛无人居住,赛姬迟疑不决地走到门口,当她正犹豫时,一股声音传到她耳际,她见不到任何人,但是声音却清楚地告诉她,这房子是属于她的,不用害怕,大胆地走进来洗个澡,振作精神,然后筵席会为她而摆设。我们是您的仆侍,那个声音说:我们将为您准备您所要的任何东西。那是她所未曾享受过的最愉快的沐浴,菜肴也是最美味的。当她进餐时,音乐在她耳际柔和地响起,像是歌咏者在随着音乐唱和,她只能用耳朵听,却见不到人影。整天里,除了奇异的音乐伴着她,她却是孤单的。但是她却几乎可以预料到,当夜幕低垂时,她的丈夫一定会来跟她作伴。一切不出她所料,当她感到他来到她身边,在她耳际倾诉温柔体贴的情话,她的恐惧消逝了,尽管不能看到他,她却相信那并不是什么飞蛇或怪物,而是她期盼良久的爱人,也就是她的丈夫。这半真半假的丈夫不能使她感到完全地满足,然而她仍然觉得很快乐,光阴也很快地流逝着,在一个夜晚里,她那看不见的丈夫心情沉重地告诉她,危险慢慢地逼近,她的两个姐姐正向着他们而来。她们正来到你失踪的山顶,为你凭吊。他说:你绝不能让她们瞧到你,否则你会给我惹来大祸,且摧毁你自己。她答应了他。但是,次日她想起姐姐们,想到无法使她们安心过日,她的泪水抑制不住地淌着,她的丈夫回来时,她还是不断地啜泣着,丈夫的安抚慰藉也无法阻止她的眼泪。最后,他熬不过她炽烈的欲望,难过地屈服了。一切听你的,他说:不过,你正在寻找自毁之途。然后,他郑重地警告她,千万不要受人煽动而企图看到他的真面目,否则,她将永远和他分别。赛姬激动地喊着,她绝不会如此做,她宁可死一百次,也不愿失去他。请你成全我这个心愿,她说:让我跟姐姐们会面。他怆然地答应了。翌日清晨,赛姬的两位姐姐就被风神室菲尔从山上吹送而来。赛姬以雀跃和兴奋的心情等待她们,姐妹重聚,她们相拥相抱,喜极而泣,激动地良久连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后来,她们进入宫殿,进入姐姐们眼底的尽是价值连城的珠宝,当她们坐下来用餐时,享受着山珍海味,倾听着醉人的音乐,嫉妒之火,在姐姐们的心里炽烧着,强烈的好奇心,逼使她们亟于知道谁是这仙境的主人,以及妹妹的丈夫到底是何等人。赛姬很守信用,她轻描淡写地告诉她们,他是个年轻人,通常在此时外出狩猎。然后,她给她们满手的金银珠宝,让风神室菲尔载负她们回到山顶。她们称心满意地离去,但是,妒火依然在她们心中燃烧着。想到她们本身的财富和运道,和赛姬相比,简直微不足道,妒火更急促地作祟。最后,她们由妒生恨,竟想到如何阴谋地陷害她、摧毁她。当晚,赛姬的丈夫再度警告她。当他祈求她不要让她们再度前来时,她不听他的。她提醒他,她永远不能见到他,是否也被禁止和任何人相见,甚至包括最亲爱的姐姐在内?他像以前一样地屈服。很快的,这两个阴险的女人,带着狠毒的计划,再度地抵达。当她们询及她丈夫的形象时,由于赛姬的支吾及闪烁其词,已使她们确信,她根本没有见过她丈夫,不知道她丈夫的长相。她们没有告诉她这些,却责怪她把可怕的形象,连自己的姐姐都隐瞒着。她们很有默契地说,她们已查明事实的****,她的丈夫并不是一个人,而是阿波罗神喻所指示的一条可怕的蛇怪。虽然他现在对她很好,无疑的,将来总有一天夜里,时机一到,他会把她吞下肚去。赛姬惊惶万状,恐惧流贯她的心中,取代了爱情的地位,她开始怀疑,何以他一直不让她看到他?其中必有可怕的理由存在。她到底对他了解多少呢?假如不是有骇人的形象怕她瞧着,何以不让她见到他?在极端神秘,颤栗和支吾下,她使姐姐们明白,她无法否认她们的话,因为她只有夜晚和他在一起。一定有什么不对劲,她呜咽地说:因为他总是躲避着日光。她求她们帮忙想点法子。她们出的点子是早已拟妥的,她们教她在床边藏好一盏灯和一把利刃,趁着她丈夫熟睡之际,即刻离床,点亮灯光,取刀在手。她必须坚强果毅而迅速地用刀刺穿那可怕的躯体,灯光会使她看清一切。我们就在你附近,她们说:当他死后,我们会带你一块离开。于是她们离去了,留下她疑云重重而心烦意躁地不知如何处理。她爱他,他是她心爱的丈夫。不!他是一条可怕的蛇怪,她嫌恶他。她要杀他———但她却不愿如此做。她必须下定决心———但她却下不定决心。整天里,她的思潮起仗不定,心神不宁。黄昏终于来了,她提起勇气,下了最大的决心:她要见他。最后,当他安祥地睡着了,她鼓起勇气点亮了那盏灯,小心翼翼地挨近床缘,高举灯火,仔细瞧瞧床上究竟躺着什么东西。呵!她心里立时充满宽慰和兴奋,哪有什么怪物出现!却是世上最甜蜜、最俊俏的美男子,在灯光的辉映下,更显得容光焕发。赛姬对于自己的愚蠢和不守诺言感到愧赧,不自学地跪了下来,如果不是由于颤抖的手使刀刃滑落,她早已将刀子刺入自己的胸膛。但是,这救了她的颤抖的手,同时也害了她,因为当她挨近他,由于见到他的美俊,令她心神荡漾,而不能自抑地想多欣赏几眼他的美俊,使得灯上热滚滚的油滴落到他的肩膀上。他惊醒过来,看到那灯光:知道她不守诺言,便一语不发地逃离了她。她急忙跟随着冲进黑夜里,她无法看到他,只听到他传来的声音对她说话,他告诉她他是谁,和悲伤地跟她道别。爱情不能存在于怀疑之中。他说完就飞走了。爱神!她凝思着:他是我的丈夫,而我,卑鄙的我,竟不能和他忠实厮守,他是否永远与我分离?……不论天涯海角,她以倍增的勇气坚决地告诉自己:我要尽我余生之力寻找到他,或许对他,已不再有爱情之可言,但至少我要向他表示,我是多么地爱他。她步上她的旅程,她不知将何去何从,保持在她心中的惟一信念,是她决不放弃找寻他。此时,丘比特已回到母亲的寝殿,去治疗他的创伤,当维纳斯听完儿子的恋爱史,知道他选上赛姬为妻,她大为震怒,便抛下他而走,让他独自受苦。她发誓要找到这个使她更为妒恨的女孩,维纳斯决意让她尝尝让神不愉快的后果。可怜无助的赛姬,正陷于悲绝茫然之际,她企图赢取众神的同情,不断地对神祈祷,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神敢得罪维纳斯,他们都不予理会。最后,她清楚不管天上人间,所有的祈求都是无效的,那只能给她泄气的答复。她决意孤注一掷,直接去找维纳斯,她愿意为她做牛做马服侍她,以减轻她的愤怒。有谁能知道,她想着:他不是在他母亲的宫殿中?于是她出发寻找此刻正四处寻找她自己的女神。很快地,她来到维纳斯跟前,女神一见到她,便放声狂笑,轻蔑地问她是否在找寻丈夫,她惟一的丈夫已自身难保,无能再帮助她了,她使他受的烫伤几乎致他于死地。说真的,她说:你是如此丑陋可憎的女孩,除了勤勉和辛苦地工作外,你无法拥有爱人。为了表达我的好意,我将用各种方法训练你。说完,她弄来大量的非常细微的种子,像麦、罂粟和玉米等等的,把它们混成一堆。黑夜前,你要将它们分开归类,她说:为了你自己,好好地干吧!说完她就走了。赛姬孤独而僵直地坐着,凝视眼前的种子堆,整个脑子因这冷酷无情的命令而茫然昏眩。事实上,着手进行这显然不可能达成的工作也是无用的。当一切陷于悲惨绝望之际,无法唤起人神同情的她,却得到原野上最微小的动物———飞毛腿小蚂蚁的怜悯,它们互相吆喝着,来吧!同情这可怜的少女,勤快点帮她的忙。它们立刻成群结队的涌来帮忙,孜孜不倦地进行分门别类的工作,直到把原本乱糟糟的种子堆,按照它们的类别完全安放开来为止。当维纳斯回来,发现到上述的情形时,大为光火。她怒道:你的工作可还没完呢!然后,她给赛姬一片面包碎片充饥,命她睡在地上,而她自己却躺在芬芳柔软的榻上安歇。诚然,她只要让这女孩辛苦地工作,而且挨饿受冻,也足以使令她憎恨的美丽,由赛姬身上消逝。想到那种光景,维纳斯更乐于使事情持续下去。次日清晨,她派给赛姬另一项任务———一桩万分险恶的工作。到河岸附近去,她说:在灌木丛中,有金毛的绵羊,替我取回一些闪亮的羊毛。当这历经折磨而疲惫不堪的女孩,抵达水声潺潺,款款而流的河边,脑海里突然升起一个念头,她想踪身河中,以求解脱她的痛苦和绝望。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听到由她脚边传来的细微声音,她仔细一望,才发现声音来自一根翠绿的芦苇。它说,你不必自寻短见,事情并不是无可救药。羊儿虽然凶猛,只要赛姬能等到傍晚之后,它们会走出树丛,到河边安歇,那时候,她就可以进入树丛里,找到许多遗留在荆棘尖刺上的金羊毛。仁慈的芦苇这样地告诉了赛姬,她遵照它的指示去做,果然能取回许多金光闪闪的羊毛,回去向她冷酷的女主人复命。一定有人帮忙,她严厉地说:否则,你绝无法独立完成这项工作。不管怎样,我将给你一个机会去证明你真的具有坚毅的决心和超凡的精明,足以作为你的凭借。你看过那由悬崖削壁上倾泻而下的黑水吗?那是被呼为‘万恶的史蒂克斯河’的可怕河流的发源地。你去用黑水把这瓶子装满吧!当赛姬快接近瀑布时,在她看来,这是最困难的任务,周围的岩石是如此地光滑峭拔,除非长了双翼,绝无法渡越的,况且滚滚直泻的流水又是如此可怕。这时,相信读者都可以预先明白(或许,连赛姬心里也能预先明白),尽管每次地冒险都几乎到绝望的地步,但是她总有奇迹的出现。这回她的救星是一只老鹰,它在她身旁展翼盘桓,用喙从她那里啄去水瓶,注满黑水后再交还给她。维纳斯继续折磨她,现在她除了责怪赛姬的笨拙外,也无能奈她何了。完成任务后的惟一结果,跟过去一样,要她再度冒险。她给赛姬一个盒子,要她带到地狱中,求地狱女神波斯凤用她的美丽装满它。维纳斯告诉她,她因照料儿子的伤势而疲惫的憔悴不堪,所以她迫切地需要它。赛姬和往常一样遵命地寻着往地狱黑底斯之途出发,在她经过一座城塔时,她得到了指示,告诉她通往波斯凤宫殿的详细线路,首先经过地上的大窟洞,下到死亡河旁,在那里,她必须递给摆波者凯尔伦一便士,便能渡河而过,抵岸后,就有路直抵宫殿,三头狗塞伯勒斯看守着大门,但她只要给它一块饼,它就会很友善地让她通过。当然,事情的过程正如城塔的显示,波斯凤乐于为维纳斯效劳,勇气大增的赛姬,较之来时更迅速快捷地奔回。她的再度冒险成功,激发起她的好奇心,还有更甚的是她的虚荣自负心。她觉得她必须瞧瞧究竟有什么样的美丽在盒子中;或许她可以使用一些在她身上。她和维纳斯同样知道,她的容貌并未因历经的折磨而改变,同时,她内心常保持着信念,她可能会突然间遇到丘比特。要是能使自己变得更美丽可爱,使他更喜欢自己该有多好!她无法抗拒这个诱惑,她打开盒子,当她发现里面空无一物时,她感到极度的失望。盒子似乎是空洞洞的,但是,极度的困倦袭击她,使她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就在这一刹那,爱神出现在她前面。丘比特的伤势已经复原,而正在寻找赛姬。爱情是很难被关得住的,维纳斯虽然把门关上了,却还有窗户,丘比特必须做的,就是飞出窗外,寻找他的妻子。赛姬几乎是昏厥在宫殿旁边,他立刻发现她。这时,他将睡意由她眼中拂去,放回到盒子里,然后轻轻地用箭一点使她醒来,微微地斥责她的好奇,命她把盒子送返母亲那里,并且向她保证,往后的日子,将会非常顺利而美好的。当心花怒放的赛姬飞奔着回去交差时,丘比特也飞到奥林匹斯山,他为了证实维纳斯不再找他们的麻烦,所以他直接来到朱彼德面前。这位众神和人类之父立刻允准他所有的要求———虽然,他说:以前你曾害我,———把我变成牡牛和天鹅等等的,严重地破坏我的名誉与威严,……但无论如何,我无法拒绝你。于是,他召开众神会议,当着维纳斯和众神的面宣布丘比特和赛姬正式结为夫妻,同时提议让新娘子长生不老。神使默格利将赛姬带回神殿,朱彼德御赐仙品,使她服后成为神,这使得情势完全改观,维纳斯不能反对一个女神成为她的媳妇,这门亲事成为顺理成章,显赫而合宜。无疑的,维纳斯也考虑到,赛姬必须留在天上照顾丈夫和儿子,便没有时间到地上吸引男人,也不会再妨碍人们对她的崇拜了。故事到此,圆满而愉快地收场。爱情和灵魂(赛姬所代表者)历经无数地折磨,互相寻觅,彼此增进了解;如此的结合,是永远坚固而不可破的。

本文由小梁故事发布于神话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爱神与公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